04≪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2009.07.25
June 11, 2009 影视声音艺术课 期末作业

影片《辛德勒的名单》声音创作分析、读解。
我在童年时代曾患过中耳炎,右耳鼓膜穿孔。左耳听力一直比右耳好。用耳机听一盒歌曲磁带,会觉得歌者站在偏左侧。

左耳对注意信息的感情色彩能做出更正确的反应,称为“左耳效应”。后来我成为一个多愁善感的伪文艺青年,或许这也是原因之一。


说实话,我对看《辛德勒名单》这部电影有一点抗拒感。它将曾经发生的残酷历史重新展现。仍记得第一次观看后胸口那窒息似的压抑。无数生命如蝼蚁般被轻视践踏毁灭,屏幕外的观众却无能为力。我自认心理脆弱,观看电影常常深陷情节内难以自拔,只得选择性失明,对悲剧采取逃避态度。

可是过去的一切并不会因我的视而不见而改写。


影片中第一次出现的音乐是《忧郁星期天》。无数犹太人被迫离开家乡来到陌生的隔离地又被登记名字时,这首音乐响起。它从无源转为有源,镜头落在辛德勒家的收音机上,点明了事件背景,同时顺利地实现转场。音乐的题目和旋律也为接下来的故事做了情绪铺垫。

接下来便是舞会音乐,夹杂着人群交谈声,自然地交代了场合。舞曲一直伴随纳粹军官的交谈。华美音乐似一块幕布悬挂在军官们身后,映衬他们奢靡的生活。辛德勒迅速与赴宴的纳粹军官打成一片,在交际场上熟练老到左右逢源。

之后是军歌,歌声雄壮但有陪酒女子的嬉笑混于其中,庄严感荡然无存。声音转场,荷枪实弹的侵略者伴着军歌声进入波兰,德军趾高气扬,犹太人恐惧无助。


“辛德勒名单”的主题旋律在影片第18分钟首次出现。1941年3月20日,犹太人迁入隔离区的最后期限。大批犹太人像牲畜一样被驱赶进狭小的“隔离区”。他们已预感到危险临近,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不安。音乐满怀悲悯,仿佛是上帝之眼在俯瞰大地上的芸芸众生,对犹太子民即将面临的境遇充满同情又无能为力。

此时的音响纷纭杂乱。犹太人匆忙的脚步声、街边语调冰冷的德军广播、尖声高叫“再见,犹太佬”的德国小女孩,婴儿的啼哭,母亲无力的低语……混乱的场景在屏幕内呼之欲出。

辛德勒展现出身为商人的精明,以犹太人的钱办起工厂,雇佣工资便宜的犹太工人。史丹利用帮助招工的机会搭救自己的朋友,把他们招入工厂。这一段情节一直伴随着紧张低沉的音乐。音乐能轻易营造气氛烘托情绪,将观众带入导演想要传达的理念情境。


驶向集中营的火车开动,犹太人放在站台上的行李由纳粹收走,再交给其他犹太犯人拣选分类。镜头移过堆满桌子的照片。那些照片曾经是它们主人的珍宝,在颠沛流离中也要随身携带。如今它们被轻易丢弃,分文不值,就像纳粹眼中犹太人的生命。

影片在这里使用了声画同步。哀伤的音乐如水般流过,我的悲愤也逐渐溢满心脏。斯皮尔伯格的确是大师,每个画面与音乐的搭配都经过精心设计,紧密契合。


1943年3月13日,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开始。冷血军官在屠杀前对部下的训话与一个普通犹太家庭的用餐场景交叉剪辑。犹太医生在窗前轻轻哼着歌,这卑微短暂的平静也即将被毁灭。军官宣称“要让犹太人在城中六百年的历史消失”。

开始是使用环境中的真实声音,或者说是模拟环境音的音效。枪声,狗吠,人群绝望的哭喊,物件被扔出撞击街面发出的声音。然后是那个著名的音画对立段落。

几乎每个老师在“视听语言”或“影视声音”课上都会选出这段作为范例。眼前画面是血腥屠杀,音乐却是儿童合唱团纯净美好的歌声。是的,剧情一路延续,观众们已被揪心的愤怒和悲痛攫住。该怎样让他们的情绪更进一步。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所以导演选择反衬。


屠杀中一个军官看到楼房里摆放的钢琴,便随手弹奏起古典乐曲。房间外枪声倾落如急雨,枪口喷出火舌的闪光映亮窗户。弹钢琴的军官表情平静姿态优雅,手指在键盘间灵活跃动,似乎附近不是刑场而是莱茵河畔的音乐厅。两个德军士兵在站在门口称赞琴声动听,讨论那究竟是巴赫还是莫扎特的曲目。

之后又有一次类似场景出现。集中营内的体检,病弱者会被送走处死。囚犯们被迫赤裸身体奔跑,由纳粹军医检视。工棚内几个女子用针刺破手指,以血液涂在脸上,试图让脸色显得更加红润。德军军官用留声机播放碟片,舒缓的轻音乐从广场上空的喇叭里传出。这音乐非但不能让人感到放松,反而使观众的心情更加沉重。

伴随着乐声孩子们被带上卡车,卡车开往死亡之地。祥和温柔的女声独唱淹没在母亲们绝望的呼喊之中……

热爱音乐者理应拥有丰盈平静的内心,他们却是刽子手,无动于衷地杀戮。这样尖锐的声画对立,让人不由得对人类精神世界产生质疑。残忍行为与高尚美学的冲突,是魔咒还是谶语。


即使已看过整部影片,在片尾“辛德勒名单”主题音乐再次响起、辛德勒痛哭着说“我本来可以再多救一个”时我仍然落泪了。小提琴奏出的旋律如泣如诉,辛德勒救下的犹太人目送他离开工厂。

轻快而略带伤感的民谣声响起,重获自由的人们走向远处的市镇。黑白画面转为彩色,辛德勒犹太人的后裔们在辛德勒的墓碑上依次放下石块……救一个人等于救全世界,辛德勒做得已经足够。


平心而论,《辛德勒名单》的音乐纵使独立于电影之外,亦是非常好的作品。它与电影结合,便焕发出更加明亮的光彩。生命的尊严,对逝者的凭吊,回顾战争的反思,一切蕴含其间。

这样莫测的力量,深入人心,震慑灵魂,并非文字可以传达。


1994年第66届奥斯卡金像奖,《辛德勒名单》一片毫无争议地夺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摄影以及最佳电影剪辑等6项金像奖。

虽然《辛德勒名单》没有获得最佳原创音乐奖,但我相信,一部优秀作品中的任何元素都是其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于是这部电影成为不朽的经典。它会长久地矗立在历史洪流中,时光无法磨损,后人也不会遗忘。

以碑铭的姿态,昭示来者不忘前路,缅怀那些来过又消逝的灵魂。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95-411d02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