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2009.07.11
(《BLEACH》同人。原创女主角 & 井上昊, 不适者慎入。)


BGM(写这篇时在听的音乐)

RQTN 专辑《RQTN》

试听 http://www.xiami.com/album/317326


Luigi Rubino 专辑《A Theme For The Moon》

试听 http://www.xiami.com/album/329325


她知道这感情已没有任何意义,只是无法停止。


藤田凉子认识井上昊的原因很平常。他是她所在部门的主管。和很多言情小说的情节相似,这是一场没有结果的办公室单恋。

那时她刚刚大学毕业,怀着对新生活的好奇心进入公司。陌生的环境带来些许紧张感。然后她认识了他,聪明和气的男子,笑容温暖。她不明白的事务他会耐心指导,又十分细心。他有一种同龄人所不具备的成熟气质,让她猜测他曾有怎样不凡的经历。

你知道感情的起源常常毫无理由。她对他的好感慢慢增加,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自己能记住所有他戴过的领带的图案。

开始从别的同事处点滴了解到他的状况。逃离不堪的家庭,从外地搬迁到空座町,独自带着年纪很小的妹妹生活。慢慢熬过最初的日子,抚养妹妹,在公司逐渐升到现在的职位。他度过了多少艰难时光?她揣度着,感到心脏深处划过一丝刺痛。

他的过去,她无法参与。所幸的是,眼前还有漫长的未来。


像井上那样谦虚又和善的男子,总是很受女同事们欢迎。这让她鼓不起勇气告白。

同在一个部门,如果被拒绝了,以后工作还要低头不见抬头见,那样不是很尴尬吗。……还有,他能不能从那么多人里看到我。

这样一个平凡的、不起眼的我。

日子在她惴惴不安的犹豫间缓慢流逝。

连看到《SLAM DUNK》都多了几分亲切。因为作者和他姓氏相同。


那天下午她从超市出来,没走多远就看到同样提着购物袋的井上。她感到小小的喜悦,却又努力表现得自然,装作随便地向他打招呼。而他和她期待中一样,微笑着说,是藤田啊。

回家的方向正好顺路,于是一同走。聊天的话题从公司计划延展到日常琐事。她惊讶地发现他和她喜欢同一位导演的电影。那位导演的新作下个月即将公映,那时候,是不是有机会一起去影院呢?

他拿出一对发卡给她看,说是买给妹妹的礼物。别致的六角星发卡,品味不错。凉子想,改天自己也去买个一样的吧。

空须川静默流淌,天边的云朵染上淡淡的紫色。她真希望路程通往世界边境或者时间就此停住,这期盼已久的散步便可以永无止尽。夕光下井上的侧脸,轮廓显得格外温柔。他的声音离她这样近,没有湮没在办公室的人声与键盘敲击声中。

在公寓旁告别时她还满心欢喜,想着快要上映的电影和明天上班又能和他见面。得到了比之前更进一步的了解,知道了他欣赏的导演。以后或许还能知道更多关于他的事情。


她没有想到,这一去就是永别。再见他竟是在殡仪社的黑色相框内,遗照上他的笑容温和如昔。

酒后驾驶的肇事车掳走了他年轻的生命。

该怎样形容悲痛。每一段回忆都是扎进颅骨的碎玻璃,提醒她以后再也不能见到他。世界末日降临。心脏被一刀一刀割碎。全身发冷,仿佛血管内流动的不是血液而是干冰,每一寸骨骼都被冻裂,散落成齑粉。

葬礼上凉子第一次看到织姬。之前只在井上的办公桌上瞥见照片。她记得井上曾说很喜欢妹妹头发的颜色,明亮而温暖。那时他的语气满含宠溺。

她想仔细看一看那个和井上有血缘关系的女孩,却始终无法看清楚。眼泪止不住,泪腺变成失控的水闸。最后她的视野中只剩下一片模糊的橙色。


生与死的分隔如此突兀。她什么也做不了。

死亡是一件没有任何办法的事,失去所爱,除了忍受,没有别的办法。

凉子向公司请了一个月的假,假期结束后觉得仍然无法恢复工作,干脆辞职。总有种恍惚感,不相信前日还与她道别的青年转瞬间就长眠在冰冷的墓碑之下。她整天倒在床上,醒了就哭,然后昏昏沉沉地再次睡去。雨夜中凝视闪电照亮窗玻璃,感觉人生寂灭,一切皆无意义。

直到有一天醒来,望着天花板凉子突然想到,井上去世了他的妹妹怎么办。现在,谁来照顾她谁来抚养她。

决定帮助那个叫做织姬的女孩。井上在另一个世界,一定也会牵挂着妹妹吧。


挣扎着振作精神,重新找了份工作。定期以亲戚的名义寄生活费给织姬。又给织姬写信,冒称是织姬的姨妈,编造善意的谎言。信件和钱款都拜托在外地的大学好友帮忙寄出,盖着另一个城市的邮戳。小女孩并未怀疑钱的来源,以为真的是亲戚援助。……其实,从井上逃出家里的那天起,他为了不让父母找到,就已经和所有亲戚断了联络。这是她从同事那儿听过的传言。

很快收到织姬的回信,在通信过程中感觉织姬正逐渐从失去哥哥的悲痛里恢复过来。13岁的初中生,写字已经非常清秀,会在信上讲述最近学校发生的有趣事情。参加了社团,跟好友学习空手道。

她甚至觉得自己是受织姬影响才逐渐走出阴霾。也开始发自内心地喜欢这个乖巧的女孩。


但痛苦是持久不断的心酸。她和井上都喜欢的导演又执导一部新电影,在某某电影节获了大奖。报纸上登载庆祝消息,影院外立起大幅海报。她看见电视播放那导演的访谈节目,又一次胸口窒痛。

太阳照常升起,雪花依旧落下,树叶绿了又黄。她爱的男子再也回不来了。


凉子有空就去马芝中学,远远地看一眼织姬。有时能见到织姬和另一个黑色短发的女生在一起说说笑笑。她拐弯抹角地结识了织姬的班主任,闲聊间听那位老师骄傲地称赞自己班的优等生,每次必定会提到织姬的名字。

没有与织姬直接会面。她始终认为,在面对真实的刹那,假象将碎裂消失。

再后来听织姬的班主任说起,国中一年级时织姬曾因为发色太过鲜艳,被高年级的女生欺负。凉子心下凛然。如果这类事情再度发生,该怎样保护织姬?她因此而自责。

于是去考取教师资格。旷寂如荒野的时光里,总需要点什么东西来填补所爱之人离开留下的空洞。出发点是转移注意力,所以学习过程也不觉辛苦。拿到教师许可证,随即去应聘空座第一高等学校的教师。过五关斩六将地通过了教师录用考试。

她不够勇敢但足够勤奋。

因为织姬在信上写,那是她想考的高中。


新生入学,分班名单公布。凉子没有分到织姬所在的班级。可总归是近了些。能看到织姬进出学校的身影,能听到她与同学聊天的声音,知道她没有被不良少女找茬,知道她成绩优异性格开朗。也能去同事越智美论那儿拿了高一(3)班的成绩单翻看,用埋怨的口气说“美论你们班的生源这么好,年级前三名全在你们班,让别的班怎么比”。

每周去井上的墓地,将墓碑擦拭干净,在墓前絮絮地讲述这一周发生的事情。对他说不必担心妹妹。凉子向来很节俭,为织姬的大学学费而存钱准备。

她一直希望能梦到井上,他却未曾出现在她的梦境中。他决然地转身离去,不肯给人世留下任何一个背影。


5月的某天,凉子在扫墓时意识到,井上昊去世已经整整三年。俗世生活,烟火尘埃。时光悄无声息地移动转圜。

她从来没有忘记他,她觉得这三年过得比她遇到他之前的二十几年还要长。

部门提前完成任务的庆功聚餐,那是她和井上第一次一起吃饭。夜晚加班,电脑屏幕的微光映亮他脸庞。他出差到北海道,给她带回薰衣草香水作手信。当然他给其他同事也都带了礼物,但至少他记得她提到过喜欢薰衣草。秋天的空须川畔有满天飞舞的红蜻蜓,他向天空伸出手蜻蜓便停在他的指尖,那一刻如同魔法降临。

这些记忆在反复回味中变得模糊。最后她开始怀疑,那些事情是确实发生过,还是仅仅出于她自我安慰的幻觉。

她只是有点累了。


她梦到自己走过一条陌生的街道。人来人往,车流湍急,她茫然站立,亦不知自己该去向何处。这时她看到他出现在马路对过,向她展露熟悉的笑容。

……凉子倚着墓碑醒来,才发觉自己刚才竟然睡着。

时间已过午后。初夏的阳光,温度并不灼人。树叶在清风中摇晃,发出细微的响声。墓碑前的香即将燃尽,青烟袅袅散去。

她忽然又感受到他的气息。他似乎就在离她很近的某处。

凉子轻轻地问,阿昊,是你吗?

天空有云朵飘过,亚希德瓦亚的影子落在她身上。


BLEACH第三卷截图-《人间》插图


————The End————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90-486d4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