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2009.04.19
《我死之前》作者杰妮•唐纳姆专访

《纽约时报》(2007年10月14日)

原帖地址:http://www.douban.com/subject/discussion/14574291/

  《我死之前》是杰妮•唐纳姆的处女作,小说的主题在标题中全然彰显。女主人公泰莎是一位患了白血病的十六岁女孩,她了解自己的病情后,决定要让自己剩下无多的生命更有意义地度过。于是,她列了一张清单,上面写着自己最想做的十件事情,并让她最好的朋友——玩世不恭的佐伊来帮她一起完成。约翰•伯纳姆•施瓦兹(美国著名畅销小说作家)在看完这本小说后,盛誉其为“一首黯然而美好的诗歌”,令自己“难以忘怀”。
  
  唐纳姆小姐通过邮件回答了关于小说的几个问题
  ——编者

  
  问:我在《我死之前》的书上看到作家简介,写的非常简略,只提到你居住在伦敦,有剧场训练的背景。你是怎么想到去写一本青少年小说的呢?而且还选了这样一个难以驾驭的主题?

  答:作为一名演员,我在伦敦当地的一家社区剧场公司工作了七年。我们运用即兴创作的方法,将一些特殊的人、故事或生活方式呈现给青少年们,这些东西他们平常是没有机会了解的。例如监狱、医院、少管所、青年俱乐部以及居民区。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想象着各种各样不同的情景,把自己想象成各种各样不同的人。而这些想象跟我的生活完全没有共同点,我也没有机会去饰演这样的角色。
  
  我的第二个孩子出生后,我便放弃了演艺事业。要知道,带着两个小家伙出门是一件非常困难的工作。我一直都会写点东西,但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才真正全身心投入地去写作,因为它变成了我释放想象力的唯一渠道。
  
  我应用了我所知道的所有表演技巧来做这件事。我有一个小本子,专门记录对人物刻画的灵感和心得,不断地进行研究——他们喜欢吃什么,会有些什么样的憧憬,又会恐惧些什么。仿佛自己将要在舞台上扮演这样一个角色。这些未必都会写在书里,但却能帮助我理解人物。
  
  我想写关于青少年的书给青少年看,因为他们即将进入成人的世界,我觉得非常有意思。《我死之前》创作之初,我并没有计划以泰莎的死为结局。我只是在描写不同性格的两个女孩之间的友谊,从她们的声音入手。几个星期后,泰莎生病了,我才确定了我写作的思路。如果泰莎得了绝症,故事的叙述力度会大大地加强。但我也担心这样的安排会让小说失去吸引力,因为读者从最开始就知道结局是什么了。所以,我要想办法让小说中间的情节变得有趣。于是,就有了“心愿清单”。
  

  问:一般来说,这种第一人称叙述的故事,里面都多少会有一些作者自己生活的影子。但听出版商说,泰莎的各种症状和治疗等知识都是你自己也进行过研究才得来的。这么深入地了解一个癌症病人的经历,你是怎么做到的?

  答:我在创作的同时,以泰莎的身份写了一本日记。每天早晨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记录昨天的事情。泰莎读报纸,听新闻,出门散步。然后,我会把自己当成泰莎,用她的眼睛去看周围的一切,因为知道我马上又要写日记了。我常常会花上好几个小时去想象泰莎的想法和感受。
  
  我看了很多关于癌症的书,我还经常请教一些护士,从而让小说内容符合医学事实。但我没想把它写成一个医学故事或是医院里发生的故事。 泰莎已经病了四年,也被医生确诊为绝症。她知道自己会死,她接受了这个事实。我希望我的读者能成为泰莎,亲身体验泰莎的所有生理和心理感受(所以选用了第一人称的现在时)。如果让泰莎的身体来说话,如果读者能跟泰莎一起体验腰椎穿刺,体验流血,那么读者就能在生理感受上与泰莎靠得更紧。我希望能用文字来达到这样一种效果,我希望让读者同步地感受到这种身体机能的节节溃败。
  

  问:很多小说都写过孩子的死亡,或是兄弟姐妹的死亡,但很少有人把自己作为将死的人来写作。你在写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其他作品给了你启迪,或对你的写作过程有所帮助的?

  答:苏珊•桑塔格的《疾病的隐喻》给了我很多启发,还有安纳托•卜若雅的《沉醉于我的病中》,吉莉恩•萝丝的《爱的工作》。我还读了很多关于失去亲人的悲伤的诗歌,特别要提的雷蒙德•卡佛的诗集《我们所有人》,给了我很多启发。

  
  问:你刚开始把书给出版商的时候,有没有遭到一些拒绝?年轻读者又是什么反映呢?

  答:事实上我完全没有遭到拒绝。在我定稿的前一周,大卫•费克林就提出愿意帮我出版。还没过24小时,荷兰的版权就已经售出,两个星期内就售出了10种语言的译本版权。

  小说从七月五日开始在大不列颠出售。到现在为止,年轻读者群的反映都比较好,无论是评论文章还是个人反馈。我还收到一些来信和邮件,听到人们的评价是件开心的事情。有一个读者说她看了我的小说后,对死亡不再那么恐惧了。能有这样的效果我非常意外。

  
  问:你自己在成长过程中有没有读过青少年题材的小说?有没有最喜欢的作家?

  答:我以前非常喜爱诗歌,民间故事和童话(如格林兄弟,安徒生童话等),还有一千零一夜,希腊神话故事等。我喜欢的作家有安娜•荷姆(《我是大卫》的作者)和罗伯特C•奥布莱恩(《撒迦利亚的“Z”字》的作者)。通过阅读他们的作品,我第一次意识到文字可以有这样的魔力,让我全身心地被吸引。

  
  问:你现在有没有在酝酿新的作品?

  答:我已经开始写第二本书了。我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地点,一种声音和一件事。主题好像还是跟青少年有关的,虽然我还不能确定最后会写成什么样的故事。我不喜欢预先设定情节和结构。我喜欢出乎意料。我每天都乖乖地坐在书桌前写作,不过大部分文字都扔进了垃圾桶。但一次又一次,我写着写着就会回到我心中最想要表达的东西,于是我慢慢地可以看到这本书的雏形。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80-88e23a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