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2009.03.22
《BLEACH》同人。原创主角,无CP。

完稿时间:2009年3月22日
请你设想这样一个场景:

你,十五岁,高一学生,住在某个环境还不错的小城市。看过不少动画和漫画,偶尔在脑子里想象一下“说不定我是传说中的某某,力量将在十六岁觉醒”。隔壁班有个暗恋对象,每次见到他都能让你开心一阵子。你会和朋友一起去看新上映的电影,也会为成绩而烦恼。

然后——有一天突然过来一个人对你说“你具有灵力”——你会作何反应呢?

我作出的反应是紧盯对方三秒钟,想了想,说,“哦”。

很奇怪,掠过我脑海中的感受不是恐惧也不是紧张,而是激动。准确地说,还有点小小的窃喜。


那天是我小学同学草间笑子把我约出来的。在一间小小的咖啡馆,笑子向我介绍了自称“石田空七”的男人。他递给我名片,名片上写着KT电视台。我不明所以地望着他,不知道为什么[灵异探险队]节目的工作人员要特意过来跟普通高中生见面。

石田空七从公文包里拿出个圆柱形物体,对空晃了晃。很快,一道青蓝色光柱从圆柱手柄中升起。光芒变换流转,显得神秘莫测。

“你看过《星球大战》没,这东西有点像绝地武士用的激光剑。”我强忍住内心的惊讶。

那把剑似乎由某种不断运动着的材质构成,我甚至能察觉周围空间里有东西正向剑身汇集过去。

“看来你能看到‘划破灵魂之物’”,空七微笑着说,“测试算通过了。”

他言简意赅地向我阐述了灵力是什么,还告诉我他能教我如何使用这力量也能帮我消掉它。我迅速反应过来。灵力啊,那不就是漫画描写的让妖魔鬼怪对你特别感兴趣的力量么。

不同寻常的能力常常会带来不同寻常的麻烦。可我还是忍不住说“想学使用”。有哪个不甘平庸的高中生会给出否定回答呢,我早已对白开水一样的日子感到厌倦。

很快,地狱特训开始了。


笑子和仁平比我更早接受特训。两星期的基本功授课后空七说要进行野外拉练,于是他俩借口学校社团集训,在一个周末跟随空七踏上征程。空七带他们先乘飞机又转长途车,最终抵达某山高林密的荒郊。这位不负责任的老师让两名学生各自吃下一粒药丸,接着自己脚底抹油,溜了。

那药丸其实是引诱虚的诱饵。药丸一入肚,笑子和仁平马上变成虚的活靶子。尽管经过空七的精心调制药的剂量极小药效也只持续12小时,还是把他俩折腾得不轻。想拿他俩当点心的虚源源不断接踵而至,这对小情侣狂奔挣命的画面可以参考任何一部灾难大片男女主角逃亡的场景。——要知道,他俩才刚学会一点入门级的斩拳走鬼呢。

与此同时,空七架起个灵波干扰器,屏蔽了方圆一灵里内所有灵波讯号。负责执勤的死神接不到传令神机指示不会出动,结果所有的虚全部扑向空七的两个徒弟。

拜空七所赐,仁平与笑子潜力超常发挥,在8小时中先后召唤出自己的斩魄刀。没办法,生死关头狗都急得跳墙。好容易撑过药效期,两人基本上也是有出气没进气快要油尽灯枯了。这时空七才姗姗来迟,说恭喜你们完成任务,灌他俩喝“黑店买来的特效疗伤药”。


第五卷·期末考试成绩单


空七对我的训练倒没太狠。我告诉过他,我八个月大就因为肠套叠切过一段肠子,小学做手术出过医疗事故,初中摔伤腿青枝骨折……我是想学习使用灵力做些有用的事,但不想因为训练不当导致猝死。

鉴于我的特殊情况,空七决定采取灭却师与死神招式相结合的教学计划。灵子箭飞廉脚为主,斩术鬼道为辅。他弄了些靶子让我挨个射,射中算10环射不中一环没有,满3000环休息一次。靶子都是移动靶,满天乱飞。我看着飘移不定的靶子喟然长叹,奥运会手枪射飞碟都没这折磨人吧。


空七用来督促我完成训练的方式非常简单。那就是,《瀞灵廷通讯》。

我问过空七许多关于尸魂界关于虚圈关于他为什么找上我的问题,也想旁敲侧击拐弯抹角多打听点关于黑崎的事。不知是我的提问方式不够隐晦还是空七太精明,被问了两三次他就说,你挺关心黑崎一护的嘛。

我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正僵着盘算该找个什么借口蒙混过关,他忽地拿出一本杂志。杂志上印着“瀞灵廷通讯”五个大字,而封面人物赫然是……黑崎!

空七用一种很欠抽的语气说:“把所有鬼道言灵背下来,这本杂志就送给你。”

靠着一堆来路可疑的旧杂志,我从分辨灵压练到乱装天傀,学会了圣噬、五架缚和破芒阵。


在那之前,我连黑崎的照片都没看过。有几次曾经想拿手机悄悄拍照,却总是提不起勇气。我每次都闭着眼睛想,要照片做什么呢,有记忆就足够了。记忆比照片更加真切,具体,清晰可辨,永不褪色。

可是在见过“记换神机”以后我的想法发生了改观。它看起来那么普通,只有打火机大小。然而它能轻易消去一个人的记忆,即使那个人再怎样珍惜重视想要留住那些宝贵的印象。

当记忆不再可靠,思念便需要载体才能得以留存。

在训练到觉得自己每根骨头都断成十七八块的疲累中,在想着“尸魂界不是有那么多死神吗凭什么要我作战”的赌气时,在与虚对战后惊魂未定的慌乱里,我一次又一次拿出那些印有黑崎照片的杂志翻看。提到黑崎的文章写他“勇救同伴”,是“尸魂界的恩人”,诸如此类,不吝溢美之词。如果换成自己,面临那样的状况,也许早就……撑不下去了吧。

黑崎还在为保护别人战斗着,我怎么能放弃呢。

……我想要,保护黑崎。


第七卷24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75-bfcdf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