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2008.12.08
如果生命是在一个无法设想的遥远过去,并且以一种难以想象的方式从无生命的物质中产生出来,如果这确是真的,那么,按照我们的假设,某种本能在那时就必定存在,其目的是要废除生命,重新确立事物的无机状态。如果我们在这一本能中辨识出我们假设中的自我破坏这一冲动,而这种本能从来没有从任何生命过程中消失。

——弗洛伊德

[11月18日]

梦见自己生了一个孩子。女孩。婆家人许诺生男孩就给婴儿银锁作为贺礼,生女儿后却对我不闻不问甚至要加以体罚。一个类似家族长老会的组织开会讨论该怎样处理我和婴儿,某个老头提议要给我带枷带镣,让我以后出门时用黑纱蒙面不得让别人见我相貌。我当场爆粗口,又想起婴儿还在另一房间没人照顾,只得放弃争论先去看她。

那个小小女婴被丢在床上,全身赤裸。我怒不可遏,暗骂婆家人没人性。在周围找了几块厚毛巾,先勉强把她包裹起来。抱在手里觉得她那么小。低头看,婴儿也望着我,眼睛清亮。

之后我将婴儿交给一个朋友抱着,又去和家族长老会争执。与他们激烈对吵,向一帮老家伙比中指,骂出各种难听语句。中间几次折返。奇怪的是,每次返回孩子所在的房间都见她又长大一些。从两三岁的宝宝到六七岁孩童。最后一次返回房间,她已长成比我还高的少女。我对她说“我要带你走”,但她因为某种原因暂时不愿离开。


[12月6日]

梦见自己去献血。一个年轻的实习护士给我抽血,我对她似乎略有敌意。针扎进血管后痛感就消失。我和实习护士说着话,尽力不去看那个不断摇晃以避免血液凝固的机器和放在机器托盘中的血浆袋,以免产生恐惧。

抽到300多毫升时我忽然想起,近几天一直嗓子疼,大概是感冒了。便对实习护士说我可能感冒了,献的血不能用。她无所谓地说那也没关系,她可以想办法让我的血运出去。我开始生气,说那样做太不负责,我宁愿浪费掉这些血也不愿把它给病人用。

实习护士拔掉针头。我看到已经流入血浆袋的300多毫升血,心情奇异而复杂。而这时我说出的话是,没关系,反正我只是想放点血。

在梦境中,一切潜意识难以遁形。原来我常常出现的献血冲动不过是“想放点血”,如此简单。这是不是弗洛伊德所说的[死的本能]?揭去道德标签后,献血的意图源于本能驱使。

后来我发现实习护士给我抽血前没有在皮肤上涂碘酒消毒。大怒,由此怀疑针具的卫生程度。实习护士仍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我感到气愤,又怕用了未消毒针具染上AIDS或乙肝。

病痛是比死亡更为可怖的事情。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53-c324ff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