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2008.11.26
《BLEACH》同人。原创主角,无CP。

完稿时间约为2008年4月~6月之间
(篇前碎碎念:头疼的要死,又要赶作业——还是得用英文写的作业。也只有这时候我才绝望得想写文。)



人物简介

和久津佳樱里,空座第一高等学校学生,高一(4)班。暗恋黑崎一护。本篇的第一人称叙事者。

草间笑子,空座第一高等学校学生,高一(1)班。[灵探]节目官方论坛资深会员。暑假里向永濑仁平告白。9月3日目睹了阿散井恋次与伊尔弗特·格兰兹的对战。

永濑仁平,空座第一高等学校学生,高一(5)班。[灵探]节目官方论坛资深会员。对朽木露琪亚有好感。被记换神机消除记忆后接受了笑子的告白。

石田空七,[灵探]节目组工作人员。20年前以义骸重回现世。生前是灭却师。


和久津佳樱里、草间笑子、永濑仁平都是《BLEACH》中出现过的名字(具体可查阅空座第一高等学校期中考试及期末考试成绩单),[空七]这名字是很久以前从《新干线小说》上看到过的,一个死者的名字。

故事的大致架构就是空座町作为重灵地幺蛾子事也出得特别多,有灵压有潜质的青少年不止一个。前灭却师石田空七培训了空座一中的三个高中生,让他们准备好在大战降临众人混战时守护城市。(……这情节真滥俗。囧rz)



Side A The Beginning

空座町陷入沉睡那天,我在流魂街附近看到了彩虹。

不是由瀑布或喷泉营造的虚像,也不是三棱镜折射出的光谱。滂沱大雨后一道半弧形的桥悄然出现,颜色寂淡如水彩。这城市是重灵地,王键创生的必需品,十万居民性命悬于一线。但那一抹彩练兀自悬挂于沉灰的天幕之上,寥落而美丽,旁若无人。

空七轻描淡写地说,在鲤伏山看彩虹更美,如果下次你想去,我可以免费当导游。

我摇头。犹豫了一下,说,我想去虚圈。

仁平说现在黒腔关闭,别说你想去,尸魂界的队长们想回都回不来。

我说,可是黑崎现在很危险。

笑子说佳樱里你冷静一点,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

我说我在这儿呆不下去。

空七看了我一会儿,说,你想清楚,你的亲人朋友老师同学七大姑八大姨全在这儿。你觉得担心一个会卍解的队长级死神更应该还是担心他们更合适。

我说不出话来。想要见到黑崎想要赶到他身边的愿望仍然如此强烈。

就像浓硫酸滴在骨骼上。


我和黑崎一护的相识一点也不传奇不浪漫不精彩。由于种种原因这人在附近一带知名度颇高,但高一刚开学时我只觉得他是个普通的不良少年,和所有不务正业的小痞子没什么两样。那些混混们个个都觉得自己很了不起,长得歪瓜裂枣还要打扮得奇形怪状,拿无知当个性把恶俗当新潮。所以我见到黑崎一头橙发,马上默默地在心里呸了一声。

后来呢?后来我暗恋他了。这自然有原因。


4月,有一天上课忽然肚子疼。不想缺课于是硬撑。到放学也还疼得不重,觉得体力足够捱回家。结果走到半路就走不动了,蹲在路边吐得昏天黑地——后来医生告诉我那是[疼痛的胃肠反应]。偏赶上手机没电连拨个急救电话也拨不了。TMD,破手机也来落井下石闹这种幺蛾子事。剧烈的疼痛感让我寸步难移。

然后听到有人问[喂,你要不要去医院]。我有气无力地艰难抬头,胃酸灼得嗓子生疼几乎说不出话。书包早丢在一旁,而面前是一大滩令人恶心的呕吐物。

我面无人色地应了一声[嗯]。

这就是我与黑崎的第一次交谈。绝对算不上唯美的邂逅,和我期待的[命中注定的相逢]更是天差地远。少女漫画害死人哪。

他带我去了他家的诊所。事实上那诊所和我直线距离不到二十米,换句话说……我吐在他家门口了。他的令尊阁下(一位怎么看怎么不靠谱的医生大叔)简单询问病情后做出了诊断,说我是痛经。这种该死的、绝对会让青春期少女羞于启齿的毛病。

手腕上扎了一针我打着点滴躺上病床,心里抽风般地嫉妒着漫画中的女生们。她们不会变老不会变丑,不会长雀斑粉刺,熬了夜不会有黑眼圈吃多了零食也不会有双下巴。当然更不会惹上这折腾得人半死不活的生理期烦恼。

渐渐地困意袭来。躺在陌生的房间陌生的病床上,内心却莫名安稳,觉得自己可以放心入梦,惊扰不临。身体似乎被轻盈而紧密的材质包绕,如同潜入温暖的深水,又像漂浮在云层之上。

我在充溢着黑崎的灵压的病房里沉沉睡去。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灵压]是什么东西。那时候空座町还不是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战场。那时候我只是个不起眼的高中生,内心藏了点小逆反偶尔想做件离经叛道的事。

那时候的我不会了解,在之后许多个漫长的日夜里,我会无数次地怀念他的灵压——像小火苗一样静静燃烧着的灵压,散出的光线照亮黑暗。

(To be continued)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48-9058aa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