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2008.11.23
(From now on. )

来生书
  ──给 F 或 Y

廖伟棠


我们必须相爱然后死亡。
        ──奥登

序诗

如今我只想静静的
躺在一个人的身边,
任天上流云的影子
千年如一日的漂过我们的脸。

我们爱过又忘记
像青草生长,钻过我们的指缝,
淹没我们的身体直到
它变成尘土、化石和星空。

落叶沙沙,和我们说话,
这就是远方春鸟鸣叫,
就是水流过世界上的家宅,
人走过旧梦和废诗、落日和断桥。

走过我们言语的碎屑,
我们用怨恨消磨掉的长夜;
唱一些嘶哑走调的歌谣,
笑一个再也不为谁回旋的笑。

啊,平原正在扩大,
一条路在遗忘的地图上延伸,
我在一夜又一夜的黑暗中化成风,
化成烛火,烧着我们自己的虚空。

不要再说那些陌生人的故事了,
那只是蟋蟀在枕边啃噬。
不要说前生、今生和日月的恒在,
砂钟在翻转,翻转荒芜的灵台。

候鸟在夕光中侧翼,
一个季节就这样悲伤的来临,
歌唱完了它又再唱一遍,
世界消失了它也只能这样。

然而我只想静静的
躺在一个人的身边,
任天上流云的辉光
一日如千年的漂过我们的脸。

(组诗阅读地址: http://www.poemlife.com/magazine/2001_12/lwt.htm


最近,我对于爱,有了一个发现。
爱,其实是寄生在他人身上的你的意识,
这个人寄存了你的灵魂(意识)的一部分,
所以你对他有强烈的不可分割感,
以及想与之交流的愿望。
我不是一个肉体论者,
相反,我相信人的意识是浮游生物,
那些分散在你的身体之外的你的意识,
附着在了一些(一个)具体的人(生物)上,
吸引你去靠近。
而那些懂得你的意识的人,
会保管着你的那部分意识,
即使在你的爱情消散之后,
它们依然存活在这些个体身上,
所谓爱过。

——木子美《爱之浮游说》


Do you know what you're supposed to do, to meet a mermaid? You go down to the bottom of the sea, where the water isn't even blue anymore, where the sky is only a memory, and you float there, in the silence. And you stay there, and you decide, that you'll die for them. Only then do they start coming out. They come, and they greet you, and they judge the love you have for them. If it's sincere, if it's pure, they'll be with you, and take you away forever.

——《The Big Blue》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45-68e9f8c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