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8
2008.11.22
(December 2006-June 2007)

[ 2006.12.19 ]

今天清晨的梦境。

青年与来自海中的人鱼相恋,然而某一日小人鱼不辞而别。他独自驾小舟闯入茫茫大海寻找爱人。他经过森林茂密的岛屿,向岛上居民询问人鱼们的行迹,受人嘲笑,一无所获。不顾恶劣天气坚持向前。最终他被风暴推向海洋深处。风暴止息时小艇停在寂静的波浪之间。不知道坐标也找不到参照物,前后左右只余与天际相接的海水。他站在船上,微风吹动衣襟,四顾茫然。

小人鱼忽然出现。她伸出双臂拥抱他。他恳切地要她跟他走。小人鱼说不可能。他又问是否有方法让他进入水下与他共同生活,她说她要回去问一问,说完便甩甩尾巴沉向水底,倏然不见。

他等待许久,焦虑不安,后悔当时没有跳下水,拉住她再不松手。一群人鱼从船边浮起。她们个个都有着与小人鱼相同的面容——人鱼族能够随意改换自己的外貌。她们告诉他,人鱼在若干年内只有一次浮出海面的机会,他所认识的她已将机会用完,他和她在今后的数十年间不可能再见面。而小人鱼和他交往的原因不过是因为他与海底沉船里的王子塑像长相肖似。她并不爱他,方才与他匆匆一见只是出于同情的敷衍。而她们那与小人鱼一模一样的美丽脸庞是复制了沉船上公主雕像的样子。她们围住他,推搡拉扯他,说她们为了看一看活着的“王子”也浪费了自己浮出海面的机会。

他只问,如何才能再见到她。她们嬉笑地叫他别痴心妄想。

他奋力推开周围纠缠不休的人鱼们。她们似乎也动了怒,一齐潜下水去,不再理睬他。

他站起身。为了与人鱼们交谈他一直伏在船舷上。风平浪静,碧波万顷。海洋与天空都是一望无际的温柔蓝色。

消失了。爱人,世界,声音,颜色,记忆的美好。

他闭上眼,只觉得心里一片虚空。


[ 2007.4.25 ]

午睡时做了一个梦。

主角是听觉器官发育异常的女孩。一切常人认为悦耳的声音,在她听来都是噪音。常人感觉刺耳的噪音,才是能让她心情平静的音乐。

因为几位任课教师不是沙哑嗓音就是破锣嗓子,她得以勉强留在普通高中就读。

可是她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戴眼镜的英俊少年,成绩优异。他说话的声音让人觉得他不去当声优都可惜。

终于有机会和他一起吃饭。地点在麦当劳之类的西式快餐厅,桌旁有落地玻璃窗。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男生微笑的脸和清晰的语调。这本应是满心欢喜的场景。

她眼中的视野跳换成漫画分格。黑色白色,线条凌厉。他说出的每一句话对她都是折磨。

你为什么声音那么好听呢。

患上这种疾病的为什么是我。

我多想和你交谈。

轰响直刺鼓膜。她望着他,眼睛里浮出明亮的泪水。强忍巨大痛苦拼命阻止自己逃离的冲动。

最后的镜头是女生双耳流出殷红的鲜血。她按住耳朵弯下腰去。男生表情震惊,他伸手去扶她。

呵。这个梦。像一场没有结局的电影。


[ 2007.5.23 ]

今天清晨的梦境里,我遇到一个女杀手。她持枪走入人群,命令所有人原地不动并开始寻找目标。几分钟后她发现了我,于是用枪指着我让我跟她走。此时原本惊恐不安的人群安静下来,围观者向我露出如释重负和幸灾乐祸的微笑。

我乖乖地跟她走了。很奇怪,我们一路言谈甚欢。我帮她拍照,她也对我的摄影技术表示满意。一部即拍即现相机,我默默看着深灰色胶片在空气中逐渐浮现出影像。

有轻微的恐惧,但没有想过逃走。我问女杀手是不是某个人看我不顺眼所以想取我性命,她犹豫地说“是”。我又问,那个人有没有规定我的死亡方式,若没有的话,请你给我一些安眠药让我自行了断,反正我早就想服药自尽了。女杀手说,这要等见到那个人再说。他决定你会怎样死。

对结局的焦灼期待夹杂着一丝紧张。担心花钱买我死期的人会因仇恨或个人恶趣味拿我作活体解剖。开始考虑如何在极端状况下迅速结束自己生命。希望能够死得有尊严。

梦境结束我仍未死。隐约记得,似乎是得到了国王的赦免令。最近的噩梦里我从未轻易死去,或许生之意志太过顽强,在我无知无觉时仍发挥作用。

前几天噩梦是我与另一女子被困在失火的房间内。她比我年长,身份是我的老师。火焰沿楼梯攀援而上,封堵了离开的出路。那女子声嘶力竭地斥责我,向我怒骂“如果不是你要来这里我们现在就不会受困,我不想和你这混帐一起死,家中三岁女儿还在等我回去”。

我在无边无际的绝望中纵身跃出窗口。低头只看到浓烟与火海,以及仿佛要吞噬一切的黑暗深渊。

再前一个噩梦。我面对镜子站立,伸手轻触自己左侧锁骨下方的伤口。由锐器刺划形成的伤,伤口深而狭长。它已经溃烂流脓,周围肌肤变成令人作呕的肮脏黑色。而脖颈和肩膀被苔绿色霉菌覆盖,母亲正拿一块毛巾试图将霉菌擦除。

是的,我早就习惯了。高中的某个阶段,我甚至惧怕梦境到几乎厌恶睡眠。那时的噩梦,情节更加诡异残酷。

梦是一场旅行,让人意识到现世生活的美好。


[ 2007.6.11 Monday ]

在寝室听到鸟儿鸣唱意味着清晨临近。此时天光微茫,岁月静好,而白昼的酷热尚未显露端倪。

仿佛又回到15岁的时候。因为想念某人而失眠,第二天上课时困得神志不清。

今日凌晨断续短暂的睡眠中,还做了梦。梦里我坐在岸边,静静遥望远处苍蓝色海水。是日与夜即将交接的时刻,海滩被微蓝的薄雾笼罩。我拿出相机试图拍下眼前景象,但手指不由自主颤抖,拍出的图像模糊不清。反复多次亦无法拍得想要的效果,只得无奈放弃。

这些梦境,意义何在。它们通往混沌的未知。


[ 2007.6.13 Wednesday ]

又是噩梦。午睡时它用黑色毛毡盖住我的眼睛。

梦里我独自行走于寥落街道。大约是晚上八九点钟的光景。走着走着一个男人挡住我去路,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似乎要对我说些什么。我顿觉紧张,打算绕开他走。

而此时颈部却被人从后面狠狠扼住。面前的男人开始说话。他说小姐你不会痛苦多久的,很快的,很快就[过去]了……他的目光越过我,望着那扼得我几乎窒息的人,他的同伙。

我拼命挣扎,想要掏出背后书包内随身携带的刀子。不管是绑架谋杀还是什么我可不想死在这里。终于摸到刀柄,抽出它向身后胡乱刺了十几下。扼住我的手霎时松开。我又扑向面前男人,拿刀往他脖子上狠狠划去。

逃跑时还来得及回头看一眼。两个歹徒似乎都伤得不重,只是伸手按住伤处,甚至没有倒地。而我的刀子上还沾着暗红的血。

一路狂奔到繁华市区。看见几个警察站在路边,如释重负地跑过去。刚想报案,却发现有些不对劲儿。——那个对我露出诡异微笑的警察,正是刚才被我刺伤的人之一!

我转身就跑。

其实在这个梦里,我并不是很害怕。我自卫,且逃脱。没有身陷绝境。

我想我也会慢慢勇敢起来。:)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42-a8534f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