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2008.11.19
( Everytime I see you in my dreams. I see your face, it's haunting me. )

[11月14日]

又一次梦到我离开奥兰多的那天。

又一次。在今天之前,已经很多次。大概以后也还会反复梦到。就像我从前总是不断梦到自己重读高三一样,一次又一次梦到迪士尼,梦到离别。梦到幻境生活的结束,返回现实之路的开始。

梦里天色昏暗,不知是清晨还是薄暮。我和许多同学一起排队登机。不是从航站楼走过舷梯通道,而是站在地面直接由倾斜的梯子走上飞机。这时我看到Sam站在离飞机不远的地方。心里想着“或许是最后一面了”,便抛开旁边的同学们朝他跑去。

他仍穿着那件淡蓝色衬衫,现实中我向他告别时他穿的那件。我对他说了一些什么,他说“待会我可以载你到机场”。记不清具体的对话内容,但记得他没有笑。

场景转换,飞机已经飞离,我得等另一批回国的同学出发才能和他们一同走。下一班飞机在几小时之后。于是又独自回公寓,把一些先前来不及带走的衣服装进行李箱。心情抑郁,因为Sam没有对我微笑。想要打电话给Fern。(阿Fern经常在我不高兴的时候成为哭诉对象OTZ)


[11月9日]

更早以前,11月9日的梦。梦到Sam来中国旅行。我很欢喜地给他发短信,介绍中国的景点,还把诗词译成英文发去。之后忽然爆发瘟疫。我进了一间大厅,厅内的每一个人都必须注射疫苗或治疗药物。轮到我时我挣开护士的手,大声喊“请等一下”,然后飞快地跑出门去。

没人拦我。我跑到了Sam在的房间。

墙壁淡蓝色,天花板淡蓝色,Sam的衬衫也是淡蓝色。房间里有一张办公桌,他伏在桌上,头枕着手臂,似乎睡着了。桌子左边是一个输液架,吊着静脉点滴用的输液袋和输液管。他正在接受注射。

我站在他旁边默默地看了他一会儿,把一个首饰盒放在桌上就离开了。

记得盒里有我妈从恭亲王府给我请来的开光护身符,还有其他几件东西。首饰盒是超超从埃及带回来的,褐色,皮质,盒面有金粉绘出的埃及艳后纳菲尔提提的头像。超超说回国走得急没给我准备什么,让我在她的埃及首饰里挑一件当礼物。我没挑首饰却选中了盒子。

梦里去见Sam前就决定将护身符交给他。在宿舍翻箱倒柜地找包装却找不到合适的,最后就倒空首饰盒把给Sam的东西装进去。一边装一边想“这是超超给我的礼物啊”,但一时情急也顾不了那么多。


[此刻]

我常常听着一些歌就想起他来。别人早告诉我不可能,我自己也知道。所以这些都是自找。

[怎么会病到不分好歹 连受苦都甜美 我每日捱着不睬不理 但却捱不死 又去痴缠你] ——容祖儿《心淡》

整个七月和八月,我差不多便是这样过。

不见他的时候也没什么。觉得没这个人我也一样活。然而见了他就想再见一次,多见几次,希望常常都可以见到他。人的贪念一起,就无知足。

我只怕撑不过时间。

多年以前在杀生丸主题论坛,Z姐说她爱卡妙十年。当时我17岁Z姐27岁。十年,漫长到惊心。我心里尚有怀疑。难道在十年间你当真没对其他人动过心,倾心于那个动漫中的男子不肯对现实中任何男性多看一眼?

以我的观点看,要自始至终坚定不移,才算得整整十年。

我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在我和Sam之间不仅隔着一个太平洋还有一座巴别塔。我亦从未想过会有什么结果。——结局从一开始就定在那里了,我只能一步一步向它走。

且看这路有多长。

可是我还想再见他。


[美国总统]

这些天一直听到有人讲美国新总统很帅。我忍不住在心里说我认识比美国新总统更帅的人呢。但愿奥巴马不要做出什么反华的事情伤我的心。我现在是奥巴马的粉丝,受不了那打击……嗯,是爱屋及乌没错,移情倾向明显。笑。


[Cookie]

在奥兰多时我很喜欢吃Cookie。美国的Cookie面积比较大,单片卖,每片都接近小碟子的尺寸。有次我一天吃了8片,吃得胃反酸难受,可是仍然想吃。

有时候我觉得单恋就像Cookie。


2008-8-7-夜色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39-9a496d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