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2008.11.17
( And I am a confused traveller. )

[唱歌]

昨天趁着寝室没人自个儿在屋里唱《画心》用手机录音。室友Fawzya回来以后放给她听,她说[听起来好悲,你声音就悲]。

……没错确实是唱到最后自己都快唱哭了,活脱脱的怨妇腔- -b

准备拿到学校机房用Audition弄一下。然后再决定要不要上传吧。 :)


[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给经理Sam发了封邮件。前几天在Griselda的博客听到莫文蔚的《爱情》,就下载那首歌,给Sam发过去。不知道他收到一封标题是《November 16,2008 Ten thousand years have passed.》、内容空白、带有一首没英文翻译的中文歌的邮件时是什么表情。

虽然很想说[Just miss you],但想起Fern说表达自己感情是自私的行为,在发信前的最后一瞬间把标题改掉了。

(P.S.Griselda不许生气~~~~)


[其他]

hansey的博客日志《Life is on the sea》
http://mimzii.com/blog/hansey/?p=10

看到它时我心里都在高呼[这篇真是太动人了]。……其实我很容易对一个男性产生好感。比如说某老师期中考试时在正规考试内容外又加一道附加题,[张老师穿多少码的鞋]。猜对加20分猜错不扣分。

明显是在帮学生渡过及格难关。做着题哑然失笑,对这位老师的友好度却又增加了。


[插叙]

在别人的叙述中,我认识的人变成了我不认识的人。


[人生如此,浮生如斯,缘生缘死]

因为看hansey的blog,想起一点以前的事情。hansey的《凯克特斯》让我记住[我想你时候的天空]这概念。我真的拍过很多天空的照片。那时候喜欢的人是《Trinity Blood》里的Abel神父。我的第一个blog,那些天空照片存放在一篇日志里。《寄往Ax的信》。

后来我喜欢了别人。后来blog网站挂掉照片消失了。后来我存照片的移动硬盘也丢了。

有什么是能够长久的。有什么是不会失去的。有什么是不可改变的。


[以及]

我对张老师说,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不会失去的。张老师说,一定有的。

从教学楼通往食堂的路,下着蒙蒙细雨。夜色沉落灯光亮起,我书包里揣着一叠寻物启事正打算开始贴,而心里对找到移动硬盘已经不抱希望。有一刻我觉得非常信任张老师,觉得可以对他说话。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37-cf586b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