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2006.12.10
豆瓣链接: Love Letter

很早很早以前就听说过《情书》这部电影,也看过岩井俊二的原著小说。

今天的课上,《情书》被作为“镜象结构”的范例播放给学生看。我铁了心地决定放弃做笔记,只想好好地看完这久负盛名的片子。

现在是晚上九点多。我坐着。自习室没暖气,血液冷得像要结冰。看着冻得发红的手指我忍不住猜测,冻疮会不会在某日不期而至地出现在我身上的哪个部位。

跑题了,扯回来。

片子是很好的。虽然没有想象中好。想象中的场景跟电影中不太一样。想象是自己编织的梦,冰凉洁净又温情柔软。它带一层薄薄的淡青,或者覆着有点儿慵懒的暖金色,如午后斜射的阳光。

我看见青春里那些谨小慎微的心思,欲言又止的爱慕。我看见博子的坚持,女孩阿树在图书馆与老房之间过着平静的日子而男孩阿树沉睡在白雪覆盖的山巅。

可是——我不想用这个转折词——可是,看完影片之后老师作了讲解。偏偏这位老师又是学过心理学的。

我没法阻止我的愤懑。什么自恋什么欲望全被老师扯了出来。说每个人都有“自恋”青春期的初恋之所以刻骨铭心是因为青春期人的自我意识开始觉醒爱上异性其实是爱上“自己的爱”以及“爱中的自己”异性只是自己的一面镜子云云。尽管老师解释在心理学中“自恋”“欲望”等词并非贬义也不是平常文学作品所使用的意思,我还是生气。

对心理学一直有反感,尤其讨厌弗洛依德。那家伙把许多美好的事情阐述得十分肮脏。即使那是事实我也可以选择不去相信。我持有行使任性的权利。

今天我得知老师是心理学硕士后惊骇万分。担心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一不留神便会成为老师论文里的案例。担心蛛丝马迹雪泥鸿爪化作别人手中剖析灵魂的利器,潜伏在作业字里行间的小想法也许老师早已一目了然。

这很可怕。跟学心理的人聊天说话,或许所有不为人知的秘密都将无处藏身。

老师说我感觉敏锐,又由于敏锐而容易走极端。我的性格是一把双刃剑。

跑题了,再扯回来……

不喜欢秋叶茂这个人物。在我心里他几乎接近于反面角色。有几次我看着他那张眉开眼笑的蛤蟆脸心底便浮出巨大的厌恶感,恨不得扇他一耳光。

他怎么能强迫博子接受现实呢。凭什么。

老师说博子站在雪地上面向远处高山大声呼喊的镜头意味着博子心灵得救,从此可以接受藤井树已死的现实,开始新的生活新的感情。

我持反对意见。

老师不会清楚。“明知寄不到所以才会写”的信件,我也写过。写给一位不曾存在的男孩子。情人节的下午我焚毁所有找不到收件人的信,蜡烛的光焰抚过纸张转为迷幻的青绿色火苗。忍住窒息般的绝望,倒掉纸灰还要伪装成若无其事。然后生活日复一日照常进行。

那种感觉,我知道的。

语言形容不出的感受。

语言只能传达情绪的十万分之几。

从十二岁开始我便辗转于一段又一段或短暂或漫长的单恋中。我爱过的男子们是纸与笔营造的幻境,是光和影架构的虚空。他们在各自的世界里演绎各自的悲欢离合。面对纸张或电脑显示器我为他们微笑流泪。我了解他们的历史目睹他们的现在担忧他们的未来却不可能与他们相逢。

他们是“不在这里”的人。

隔着云彩与大海的距离,永远不会出现在眼前身边。

唔,其实想说的是,爱着死去的人,有什么不好。逃避现实又如何。

爱一个“不在这里”的人,并不是错误吧。用顽强到近乎顽固的心,坚定不移地,爱。等待生命在浩瀚时光中慢慢老去。

闭上眼睛看到的世界更加美好。遗忘并不代表救赎。

看电影时我哭了一次,在女孩阿树打开《追忆似水年华》看到借书卡背面自己的素描肖像的时候。我揣测男孩阿树是以怎样的心情画下那幅画。画上的女孩带着青春的静穆的微笑,仿佛正沐浴清晨第一缕圣洁的光芒。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31-22706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