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1
2008.11.10
( It seems that I've been sleeping a thousand years.)

关于《伯爵夫人的耳环》。影片结尾一声枪响,伯爵夫人晕倒。镜头转到教堂里圣母像,又摇到作为贡品摆在圣母像下面的钻石耳环。桌上一张卡片上写“献给伯爵夫人”。Fin。

这样的结局有些突兀,但也很好。因为接下来的故事已不必叙说。

在丈夫和情人决斗前伯爵夫人去教堂祈祷,企盼情人能够平安无事。但祈祷并没有避免情人的死。我坐在屏幕前想,祈祷管什么用。与其去教堂,不如在丈夫的茶里放点儿毒药,或者干脆等丈夫睡熟后找个趁手的家什照他头部狠砸。

时隔多年我发现自己幼稚偏激的人格仍在。事实上她从未消失或死去,她只是睡了。“爱”与“未来”之类的幻影唱起催眠曲她就暂时安睡,只是有朝一日终会醒来。

写作是一种自省,而某些自述更像暴露癖。将自己腐烂的疮疤亮给别人看,以此作为试炼。

[看,我其实是这种人。]

[你会不会讨厌这样的我。]

[你会不会离开这样的我。]

古希腊悲剧中我最喜欢《美狄亚》。那个强势女子如同君临天下的复仇女神,在摧毁丈夫的一切后扬长而去。起初她为帮助丈夫摆脱追兵不惜杀死亲生哥哥,后来又为报复负心丈夫杀死自己的两个儿子。你可以说她手段残忍心如蛇蝎,可是她为达目的不计后果的气势让我惊叹折服。玉石俱焚,何等壮烈。

鲁迅先生说娜拉出走后要么回家要么堕落,我为娜拉设计的方案是——先不动声色,再找机会带走家里所有金银细软贵重物品,最后烧房。我的内心深处始终潜藏种种极端想法……它们像插进心脏的碎玻璃,等待一个血光四溅的结局。

有时我觉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尽力延缓那个结局的到来。但结局始终不可避免。如果生无可恋,就索性鱼死网破。

他们说“You are so cute”,我就扮可爱;他们说“你心地好”,我就装善良。父母希望我安稳一世,朋友祝福我每天开心。于是那个任性的孩童或那块尖锐的玻璃就继续在我体内栖息。从表面上看,天下太平。

电影《菊豆》末尾,菊豆点火烧掉了染坊。她表情茫然地站在熊熊火焰之中。我对那情节竟有几分期许的快意,仿佛它才是剥开生活重重假象后应当看到的真实。残酷的冰冷的坚硬的锋利的真实。一世的希冀与盼望顷刻成灰。

不知这种深切的幻灭感从何而来。大概我对世界的妄求还是太多。

也许我该去看心理医生。也许我只需要一双温暖的手。Take my hands, bring me to life.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26-b9aa6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