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2008.11.05
(葡萄酒赠予的梦境。)
10月31日。一个灰度模式的梦,像一部黑白电影。我坐在小船内,船行于湖水中。远处有个小岛,岛上山峦在湖面映出清晰倒影。湖水具有水银般的凝练质感。

11月1日。颓丧的一日,连葡萄酒也无法带来安逸睡眠。梦中我和很多人挤进一个热气球的吊篮,似乎在逃难。父母也在人群里。狂风大作,热气球降落又起飞,摇摇晃晃上升。突然间它被什么东西划破。所有人都拼命想去堵住漏气的缺口,试图阻止热气球坠落……噩梦惊醒。

11月4日。凌晨3点醒来,下床喝了一小杯葡萄酒又躺回去继续睡。

再次梦到迪士尼。时间仍然是我留在奥兰多的最后一天,下午4点左右。我去ABC Commissary,店员都是不认识的人。我感觉没见过那些人,又疑心他们原是与我相熟的同事,但自己记性太差忘记了他们的样子。尴尬地不知道是否该打招呼。

没有看到Sam。想着他有可能是Closing Manager,决定等一会儿再到店里来。(注释:ABC Commissary夏季营业时间通常为9:00 AM-9:30 PM,一般每天至少有两位经理值班,一个负责开店一个负责关店。开店的早来早走,关店的晚来晚走。午餐繁忙时段则两经理都在。)

梦里我往返于公园出口和ABC Commissary之间数次。记不清缘由。下着雨,一路奔跑衣服淋得半湿,却并不觉得冷。路上铺满被雨水打落的花瓣,奇怪的是沿着同一条路来回几次,路上的花瓣种类都不同。第一次从店里跑向公园出口,所见的是粉白的樱花花瓣。第二次由公园回店,地上是淡紫的紫藤花瓣。第三次又向公园出口跑,洒遍路面的是深紫色的细小的花——醒后想来,大概是薰衣草。

场景转换。我的身份变成林黛玉,独自哀叹“父母双亡,无人与我做主”。王夫人与薛姨妈前来,劝我放弃宝玉,说宝玉与宝钗即将成亲云云,我爱理不搭。

言谈间王夫人提到晚间有酒宴,她怕宝玉喝醉,特意备下一壶掺了水的酒。说着拿出个酒壶斟了一杯。我夺过酒杯一尝,泼掉杯中酒骂道“掺这么多水还是酒啊?喝这样的酒算什么男子汉!叫宝玉过来!换酒!我要和他对饮,我亲自给他斟酒!”

场景又换。我和王夫人站在一条马路边。王夫人说:“打个比方吧。有个商人要将货物运过河去,他一次又一次装船渡河,可货物总也运不完。他该怎么办?”我向前跑了几步,回头冲王夫人大声喊:“那我不管。至少我现在的爱还没耗尽!”

这时一群传递火炬的人沿马路跑来(传送的不是奥运火炬)。我三步并作两步穿过马路,从一人手中接过火炬继续跑。远远地听到王夫人在身后叫:“你怎么不弱不禁风啦?”这次我头也没回,只应道:“我只在见不到喜欢的人的时候才弱不禁风!”

我接过的火炬没有点火。火炬把手部分呈绿色棍状,顶部是紫色圆柱体。有点奇怪的样式。

梦里我意气风发地奔跑,仿佛在路的尽头就能见到想见的人。

这个清晨的梦境里,我一直在跑着。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18-523530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