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2017.12.04
其实没什么好写的,写也没有意义。我应该还是爱着中国的。它正在逐渐沉入黑暗而普通人无能为力。面对所有惨痛新闻我只有一句评论,「我活够了」。
1. 一张图

2017年12月3日,我在豆瓣看到夜骸(低端人口白夜叉)转发另一位豆友「利维坦」的广播,发了下面这张图。一张「子牙镇人民政府」的封条贴在灶台饭锅上。我转播了这条广播,也同时存图转发到twitter、微博、饭否。

2017-12-03.jpg


大概在12月3日晚上,我发在饭否、豆瓣的消息已经被删除。微博那边陆续有人转发,也有人提出疑问「图中人大冬天的穿凉鞋?」「P图,假的吧?」

twitter有推友回复,「找到一条2017年9月6号的推文,这图并不是最近的照片」。我转发了这一条。
https://twitter.com/AlonzoAllonsy/status/937214490277380096

Photo Dec 04, 5 12 41 PM


微博也有网友回复,「这个图出现在达沃斯论坛期间。子牙镇就是天津市静海区下设的一个镇,与河北省交界。本来封条是应该贴在工厂企业门上的。不知道谁恶作剧贴在群众锅上面了。不过有一点,当时确实不让冒烟。管得很严。」我也转发了这条留言,说「谢谢告知」。

Photo Dec 04, 7 11 09 AM

Photo Dec 04, 7 10 24 AM


2. 转发500

12月4日早晨醒来,发现微博转发已经超过500条,阅读量185600。

Photo Dec 04, 7 14 38 AM


手机上推送通知堆满屏。留言里有人阴阳怪气,「谣言满天飞,这个应该能够格拘留了」;有人at平安北京、平安天津说「快来抓人」;有人叫我去听「铁窗泪」。

Photo Dec 04, 10 42 11 AM

Photo Dec 04, 10 42 38 AM

Photo Dec 04, 10 43 53 AM



我就有点怂了。想起「网络谣言转发超500次可判刑」。这一条算不算「谣言」呢?它并不是今年冬天发生的事情,可它确实发生过。

用Google Image和百度图片搜索了一下,能找到的最早来源是2017年9月。P图的版本也不少。信息爆炸的时代,普通网民不可能对所有信息都核查信源,而具备公信力的媒体又缺位……无解的难题。

我想了想,把那条微博删掉了。

毕竟我现在还没换国籍,连国外的永久居留权也没有。就算运气好能拿外国护照,难道一辈子不回中国?香港书商桂民海、台湾NGO工作者李明哲的先例,仍像噩梦萦绕不去。

承认恐惧,承认虚弱。我不是勇士,只是个逃亡者。


3. 独自做决定

想起更早的时候,2014年夏天,twitter上有推友征集大家一人一句唱《谁还未发声》支援香港人对「真普选」的诉求。我也想凑热闹,当时的恋人不让我参与,他说「你要是还想出国,就别去唱。否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我有点不高兴,但知道他不是危言耸听。最后他唱了,我拿手机给他录像。「一人一句」的片段由发起活动的推友剪辑成完整视频,上传到YouTube。看着视频里的他,我感觉又骄傲又担心。

出国前去派出所开「无犯罪记录证明」,心里也曾忐忑不安。——2012年推友星河舰队(twitter @Stariver )因言获罪被刑拘,我跟着朋友们去探望,在看守所外面被警察记下了身份证号。浸泡在紧张感中,而这种焦虑无人可说。拿到那张「证明」后终于松一口气,又觉得能活到现在全凭侥幸。

然后时移势易,恋人离开。目睹中国现状时感受到的痛苦悲愤屈辱不甘,我再也找不到人谈论;面对未来感到迷茫困扰,也没人能和我商量。要不要删掉一条微博,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意识到「无法向任何人征求意见」时,还是感到轻微失落。

想起以前看到的帖子,「最孤独的事是独自做决定」。

无所谓。总能习惯的。


4. 昨日重现

「当我们在一九三三年和一九三四年待在德国和奥地利时,每当一件事闯入到我们的生活中间,几个星期以前我们都认为是根本不可能的。」「当人们误以为在生活中早已死去和装进棺材的东西,突然以同样的形式和姿态重新向他们走去时,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了。」(斯蒂芬·茨威格《昨日的世界》)

靠5-HTP胶囊续命的我,觉得每多看一条新闻都在耗损生命力的我,已经无话可说。

凑合着活下去罢。活久一点说不定能看到奇迹。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134-2fa1446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