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2016.12.05
(2016年10月的梦境)

我和Etan坐在电影院等候区的椅子上。我和他说起最近的梦。

梦里,母亲在我14岁时生下弟弟,但弟弟很快被查出患有自闭症。现在弟弟已经成长为翩翩少年,身体健壮面容英俊,可是智商尚不如一两岁婴儿,生活也不能自理。

我在返乡收拾房屋时看到母亲当年写下的笔记。关于自闭症的资料收集和医疗信息,厚厚一大本。母亲是医生,从弟弟被确诊为自闭症那天起她就开始查阅医学文献。然而,于事无补。

除了凭空出现的自闭症弟弟以外,梦中的时间轴和发生过的事件都与现实中相符。我在留学,有刚交往不久的男友,想要尽可能地留在异国。这一切更增加了梦境的无望感。

对弟弟的行为训练收效甚微。母亲向我提出要求,在她百年之后,我必须照料弟弟。她和我都知道,弟弟没办法独立谋生。

我意识到自己的未来将被摧毁,至少生活质量会大打折扣。我怨恨,要不是母亲重男轻女,选择在我十几岁时再生二胎,我的生活不至于被如此拖累。现在我还没毕业,在就业压力之上,又增添更多忧心。

Etan问,你做过的梦都能记得?我说,百分之八九十吧。他说,你这样是很适合练习清醒梦的。

Etan告诉我,他7岁时梦到妈妈受伤,他吓醒,然后想,该怎么办?作为一个惊恐的孩童,他思前想后,终于意识到该叫救护车。于是他再次入睡,回到之前的梦境中打急救电话,救护车驶来而母亲得救。这是他第一次做清醒梦。

我说,我在梦里好像已经过完几辈子。在梦中世界,我曾经是妖是鬼,是男性是女性,是gay是les,经历古代和未来的生活。所有的美梦噩梦都情节清晰细节丰富,有时我觉得自己是正被测试着的缸中之脑。

Etan说,你经历过那么多不同的人生,maybe that’s why you have so much empathy.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132-32309e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