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2013.11.17
在今天漫长的睡眠中,我做了无数个梦。还记得三个。



第一个梦。我坐在课桌前,听课。有同学戳我说,朝鲜被轰炸了。从窗口向外看,远处建筑正冒出浓烟,被熊熊火焰吞没。世界末日般的恐怖场景。

我跟着全班同学往外跑。原以为紧急疏散的场景会非常嘈杂混乱,大家慌不择路甚至出现踩踏。可是所有人都安静,理性,有条不紊。在沉默的脚步声中,一群人弯着腰穿过走廊,奔下楼梯。

在楼下遇到了我爸妈,但没找到龙妹,失散了。从此全家成为难民。半年以后,有人转交给我两个乐扣乐扣水壶的盖子。我认出那是我和龙妹以前在家用过的。他还活着,真是太好了。据说他已经混到某个小队伍的领导,为了隐瞒身份暂时不能和我相认。

第二个梦。我在梦里迷迷糊糊地醒来,听到卫生间有动静。以为是龙妹下夜班了,就说你回来啦?一个陌生的声音回答,本来我敲晕你只打算劫财,看来现在得灭口了。我闭着眼睛说,我都没敢睁眼,什么都没看到,东西你随便拿,饶我一条命。……我摸向床头橱,那里放着的iPad不见了,只剩一个保护套。真的是劫匪。

在歹徒反应过来之前冲到窗口跳下去?五楼,估计得死。等他过来给我两刀,也没得活。

吓醒。

第三个梦。我辞掉现在的工作,去了非洲。中国政府援助非洲的一个项目,基建开发,围了一片地大兴土木。工地很大,大得像个小城镇。工地周围建了围栏,围栏四角上有塔楼,站着荷枪实弹的士兵。——据说是为了“维护治安”。士兵可以随时开枪。

那里一个不明原因的野蛮风俗。如果有人死去,周围的人会趁尸体未冷,去割尸体的肉吃。场面相当血腥。一个非洲同事给我看了一段录像。有位母亲抱着大概一两岁的婴儿从山路上经过,失足摔倒,怀里孩子滚下山崖去。山下的人马上持刀去割那孩子。但其实孩子并没摔死,被砍掉一条腿时还哭着叫妈妈。我看得泪水涟涟,觉得那些人缺乏人性,不可理解。

工资挺高,我暂时不打算回国,只是偶尔会看下世界地图,算算中国到非洲的距离再算算机票。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131-374ed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