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2011.01.18
作者: 暗戮loveless


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abb2b30100obs1.html


(p.s.“杜蘅”是我以前的网名。)

你永远都不快乐

(2011-01-18 21:54:24)
 

在帝都时跟杜蘅聊天。杜蘅今年本命年,孩子气,固执又单纯,执着的喜欢一个人,极其轻易的就相信别人说的话。这样的人总让我有种悲凉感,能相信别人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情,可是大部分时候我都是不信呢还是不信呢或者不信呢?

说实话,小逊说的那个无比凑巧的凑巧——凑巧手机揣在兜里凑巧考英语的时候手机开机了凑巧手机又响了,然后他就被记了违纪,单科作废。亲爱的上帝万能的主啊,这么凑巧,凑巧到火星人都该来地球了,也只有杜蘅能这么简单的就相信吧。

她是那么喜欢XJ,喜欢到明知不可能却还是喜欢,以为他对自己一两句事不关己的问候就是“温柔”,对着QQ能不用XJ回复的就说上十几句,还心心念念XJ的好,觉得他都不会嫌弃自己是个话痨,而自己总是打搅他。


嘴上什么都不说,我心里总有点恨不得用咆哮马的方式摇醒她的冲动。你醒醒吧,XJ根本不是温柔,他只是不说好也不说不好,这种傲慢哪里是温柔?只是他不在乎你,所以才无所谓你的所作所为,你连他的视野都进不去,更别说心里了。


是,我俩都承认,如果一段感情能让自己变得更好,那这段感情就是值得的。只是这种以真人为寄托的单恋,未免太耗时费力了。这么小心翼翼的一个女孩,考试之前能在书包里准备六只签字笔以备答题的女孩,这样的单恋,快乐么?


以为恋人总是要分手的,只有朋友才是长久的。可是这样的“朋友”身份,其实对方对自己的心思早已一清二楚,只是自己还没说出口而已。你们连朋友都不是,只是你的话未出口,只是他从来没把你放在眼里。


一下子又想起去年暑假的事情,那个无语的巨蟹男,张嘴问我,都不能试试?


真谢谢你说的那句“我喜欢你”。只是要试的话早试了,何况既然我不点头,你就不愿意有任何行动,因为没把握的事情你不做。瞬间我就想起前辈教育我们的“不打无把握之战”,现在前辈的孙子们已经越来越进步了,“不打无好结果之战”。


想想这事儿,又觉得,世上还有杜蘅那样的姑娘,明知没结果还一头往里扎,真是太美好了。人间总得有几个牺牲品,让我这样的俗人崇敬的望着,安慰自己这个世界还不算太糟糕。


姐姐说明年结婚,结婚时要换房子,要换新车,要我去当伴娘。也许家里人总觉得她不好,不工作,不回老家,各种不满意。可是看看姐姐的男朋友在自己的兄弟面前一口一个“我媳妇”的不断的夸姐姐有多好,每天在家又是扫地拖地又是抹桌子洗碗的,连姐姐刚刚开始学做菜的手艺都夸的赞不绝口,顿时就觉得家里那群人真的没资格说她什么。别人如何评价其实有什么干系,她自己过的好不就够了?


任何东西总是没得到时心心念念,得到了就开始觉得腻味;瞻前顾后的考虑许多,不想失败却又不想努力;有时喜怒无常阴晴不定……怎么看自己都觉得这么讨厌啊……对自己不满意,不喜欢自己,可是也不想可劲儿去糟践自己。比起杜蘅来,我更胆怯和谨慎也不一定。


那天听到那样的声音,就记了好多年,到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心疼。如同与植物人恋爱一样的感情,也能让自己一点点变得更好。只是和杜蘅一样,都是明知道不可能却还在继续。


JN,你总说想我,可是我真的有点腻味了……有时跟你发短信,说不了几句话就觉得好烦啊。想法不同,经常会对你的言行不满意,却又不想说,只在自己心里积累着不满。你把感情依附在我身上,可是我却不想去做你的精神支柱,因为很累,因为厌烦。这样的自己,其实我自己都很想抽自己一巴掌。


不是自己想要的,就不愿意在乎不愿意理会还会觉得厌烦。比起XJ的傲慢超然,可能我的境界的确要次一些。


今天在动车里,斜前方有个小帅哥,眼睛长得像巫迪文,脸型像比伯,鼻子翘翘的,小身板。一时间看的我心生欢喜,一边听歌一边欣赏帅哥。没多久发现这孩子对着手机自拍了半个多小时,对自恋程度过深的人实在反感,也就没再瞧了。下车时听到小帅哥对同行的女孩说,有个女的一直看他之类云云,同行的两个女孩还专门注意了一下我。我心里那个无语啊,心想孩子你自我意识也太过剩了,自打你开始自拍开始,我对网页和修指甲的兴趣就远超过观察你了,您打哪儿看见的我一直看你啊……您也没那么帅啊……不过还是得夸那个眼睛长得好,的确好看。别的……还是算了吧……


永远都不快乐,对自己不满,对别人不满,只想躲起来。欲望总在无止境的延伸,却总是不满意。可是每个人似乎都不快乐,有了的东西都不过如此,没有的东西永远太多太多。


看到有人翻译了《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的日文版。无论是谁写的,总觉得那个人的感情是纯粹的爱,无关乎个人的感情,没有什么针对性,也就维持住了固定的形态。写诗的人爱的不是某个爱人,而是爱之本身。


于我而言,你爱或者不爱我,我的爱就在那里,不是“不增不减”,而是“只增不减”。


至少在喜欢你时,心酸,也是快乐的。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124-89cdd31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