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2010.09.10

月球你好,地球再见

2010-09-10 13:47:16


今天醒来,便看到了你的短信,说一个星期后就会停止使用这个手机号,飞往加拿大,安居乐业,愿好友为你每日把日光投射到月球播放无声月影。你也是我最为尊敬的教师和朋友,对我的影响仅次于年少轻狂时读的几本哲学概论书籍,也只仅次于懵懂期时的昏昏童年往事。在现实生活中遇到的芸芸中,没有人可以成为我精神上的领袖,除了你,Josh。

现实生活多么的不堪,而你似乎是远离现实世界的,一尘不染,宛若一朵生在月球上的兰花。你的世界似乎是没有货币交换,没有政治的,没有狂喜和疾病的(虽然你热爱特吕弗的名言:Film lovers are sick people),最不可思议的是你的生活是可以不需要脉脉爱情浇灌和滋润的。对于电影的,对于知识的,对于外界新世界的渴求和迷恋,捏合成了你。如果说我们每个人从出生就是为了这个社会而被打磨成各种大小尺寸和颜色的铆钉螺丝的话,你是无形的,你或许都不像我们,是“钢铁和塑料的”,而是一株植物,仅为自己而活。

我可以说从小到大遇到的老师都不大喜欢,小学被老师体罚,毕业照上把她头上戳了个孔,中学被老师当众揭隐私,毕业照上毫无疑问一个更大的孔,高中老师直接被我拍成电影来讽刺,到了大学,专业课老师水准参差不齐,有的甚至是完全学不到东西。我也有个人原因,轻狂自傲,自我膨胀。但是学不到确实是学不到,说的知识都只够骗骗讲台下傻男痴女的分量。只有你的课是让我真正意识到到未知知识的庞大的,所以我有时不惜逃掉较为喜欢的姜艳的课都要跑到你的课上听西方文化批评课(特别对不起姜老师)。你是最为让我感受到“老师”这一词原来真是如此有重量的人,在以前这词是我特别鄙夷的。老师就是爱学问的人的父母。我和你抱怨大学老师水准之差时,你告诉我只要自己对于知识足够渴望就可以无需好老师,在我遥望你时你告诉我你和我的差距只是一个时间和阅历的问题。虽然你是这样说,这个距离要我去追逐我且不是要不吃不睡。

每当我抱怨环境和境遇时,每当我愤世嫉俗时,每当我困惑时,你在我脑海中的是身影总是对症药材。我想,这就是中国古典文化里的“师之道”的能量所在吧。虽然你是一个新知识分子,对中国传统文化和孔子话语权厌恶,但是你却具有崇高的传统中国师德和水准。

你说你的梦想是拍一部安东尼奥尼式的电影,你说你希望像伯格曼一样找一个小岛,建个自己的电影院孤独终老,你说你只愿做一个精神贵族……这种清远悠寡的价值观,对我这个老是咒骂民族劣根和环境腐败的无知小愤青,在惭愧之余,何尝不是一种鼓舞呢。同样高中学习差劲,同样没有顺利考入北电,但你能走到这一境界,我,是否也能呢?

我对我女朋友说过,你只可以喜欢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Josh。

像著名黑色小说家雷蒙德·钱德勒说的一样,生活就是一场漫长的告别(Life is a long goodbye),这话十分让人伤感,生命中的无数变数和变故都被这一极具浪漫色彩的句子压到了箱底,散发出午后晒过的味道。和你认识也只有一年不到,上你的课也只有半年不到,你的课的笔记却被我反复咀嚼回味(我是很少记笔记的),每次翻看都能有新的收获。我的生命中和你擦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对你刚说完告别,下一场告别就即将迎接我。无数的告别组成了完整的人生,可是能让我们无法忘却的纪念能有几个。

这篇怨妇般的杂文是写给我自己的,也是送给即将离开的你的。对于电影、文学和音乐的热爱,这是不能强迫的,和个人的视听敏感和人文敏感天赋有关,你在这一点上是极致了,阅片上万、满腹诗词和强大的人文历史观、上百G的硬盘还要溢出来的爵士乐……我即使能在30岁时在数量上赶上你(几乎毫无可能了),在质量上也是难保其厚重,即使在质量上赶上了你,是否也能像你一样安于隐居于世,安静地陶醉在家里的投影仪前。这不可能,因为你不是来自现实世界的,你是月球上的,借助着太阳观看着地球反射出的无声故事。

So long,Josh.路遥人远,各保平安。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123-74b87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