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2011.06.07
(闭上眼睛你什么也不怕呀 昨天已过去了明天未来到呀)



试试看我能不能把这件事说清楚。

6月份报社内部要做调整。今天我们热线部的主任说,这两天办公室大概会出通知,网络部招人,问我是不是要考虑一下。他还着重强调,这是转达胡总的意思。

网络部的职责呢?发帖子删帖子,往网站上更新新闻,负责维护本报微博,等等。大概是这些。

听起来似乎很轻松。不必再每月攒工作量,应该有固定的工资,不过不会太高。

我应该去吗?

去年3月份,X晚报招人。我娘在网站上看到招聘通知,急急忙忙地让我报名。然后我被从南京召唤回来参加面试和笔试。爹娘找了关系走了后门,我稀里糊涂地被选中。——好吧,就算后来听说我们这批进报社的10个见习记者全是关系户,也不能减轻我内心的惭愧感。这是我的“原罪”。

接下来是3个月的见习期。当时我在写论文,拖延症又大发作,每天面对电脑憋不出一个字,痛苦万分却没法告诉别人。整个人精神状态相当低迷,见习的事情根本不上心。中间回了两趟学校,坎坷波折地终于弄完了答辩,领到学位证毕业证回家。这就到了6月底。其他见习记者3个月发表稿件无数,我呢?一共发表了3篇,都是豆腐块大的小消息。

6月就该谈转正的事儿了。报社老总把10个见习记者叫到一起,郑重其事地开了个会。当时根本没觉得自己能留下。发稿量那么低,干嘛要我?满心只想着,赶紧把我开掉我好安下心来复习雅思申请留学,到加拿大见我前任单恋对象。

老总一念之差,我竟然就转正了。到现在我也不知老总为啥留我。挺对不起他的,工作一年了也没啥成长,截至目前还是个废柴。

然后就进了热线部。还算有点激情,觉得“在热线部能帮助到别人”。7月份工作量高了一点,有一篇稿子上了省版。

这种状态持续到2010年底。仍然很任性,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不想写稿,工作量自然不高。但有“帮助别人”这个信念在,觉得热线部也还不错。不想调到时政或民生。

年底,报业集团有大动作,收购另一家报社,我们也因此并到另一份报纸。

2011年,我比以前更颓。社交恐惧时好时坏,拖延症也经常发作。(曾经想去看心理医生,但本地的心理医生甚至不知道“拖延症”这种疾病。)以前觉得自己是潜伏在喉舌队伍中的卧底,看着真理部通知想着“我能见证历史”,终于也逐渐麻木下去。在热线部看到很多难过的事情,对同一件事情又有不同说法,时间久了就觉得真相难觅,人间处处罗生门。先前采访对象一哭我也恨不得跟着哭,后来就开始尝试加快遗忘速度。我对心底那个控制悲伤的阀门说:关上。

3月底去支援邻市记者站。尝试写时政稿,尝试写特稿。自我感觉有进步,但进步缓慢。跟我一起进报社的年轻人们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我仍然是领导眼中不靠谱的家伙。

到今年6月,就算转正满一年。这一年里我经常不开心,抑郁情绪也反映在平日所发的微博消息里。自卑感仍然强烈,遇到一些线索,即使想写,也会觉得“我怕写不好,让给同事写算了”。合并之后办公室里看不顺眼的人增多,老晚报和老商报两派始终有芥蒂,勾心斗角也不少。我对社交无兴趣,并且小心眼,难容事,记仇,就逐渐缩到自己的世界里。很多时候对单位发生的事情后知后觉,也懒得关心。

大概是性格缺陷的原因,进报社之后,始终没有老记者带我出去采访过。主任在我独自去采访时给过一些指导,但我想如果能跟着经验丰富的前辈多出去几次,或许学到的东西更多。很少跟同事联合采访,因为和同事感觉始终隔阂,互不信任。在推特上培养出的右派世界观,跟同事相差甚远。(似乎整个报社只有我是经常翻墙的。)我又是个敏感而自尊心旺盛的家伙,同事若对我哪句话带刺,会让我刻骨铭心地恨上若干天。

……怎么说呢?改夜骸老哥一句话,“我见同事多傻逼,料同事见我应如是”。

一直很孤僻,从中学起就习惯独来独往。大学里自己吃饭上课出游倒没什么影响,可有时候采访是需要配合的,需要teamwork。

去网络部吗?彻底离开采编队伍?我刚拿到从业资格证书,记者证还没发下来,还想着总算有证了不是假记者了。感兴趣的不能写,不是有禁令就是水太深;写些粉饰太平的小破稿,只让我觉得青春虚度。是,我的确曾经想帮助别人,却越来越觉得有心无力。

也许去网络部,会有更多时间让我能做自己的事,看看社会学的书籍,练习摄影,认真准备考研,暂时逃离这个让我烦躁的城市。缓刑两三年,缓完再说。争取人肉翻墙。

我真的要放弃“当个好记者”的理想吗?我的性格并不适合做记者。太容易冲动偏激,无法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柴静说“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一感性就写不出冷静分析的稿子了。

很多时候我只想找个角落,抱着头蹲下来,缩在影子里。“如果有不用跟人打交道就能做的职业就好了……”我也无数次地这样想过。做网络新闻更新不就不用跟人打交道了吗?

心情一差我就喊着“想辞工”,觉得去青年旅舍当义工也没什么不好。爹娘却以“女儿在报社当记者”为荣,反对我趁年轻去漂泊。

多希望有个站在我前面的智者,指点我迷茫的灵魂。我从小就优柔寡断,遇到需要做重大决定的场合就更是如此。

我该去问问 @Nantz 楠十哥,要怎样才能做到,洒脱地辞掉工作,出行远游。




【6月8日补记】事情的结局是:我没看到报名网络编辑的那张通知,然后华丽丽地错过了报名时间。等我反应过来、想着“要不然去办公室问问网络编辑的具体工作事项吧”,报名已经截止鸟~ ╮( ̄▽ ̄)╭

所以我现在还在热线部╮( ̄▽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122-58f02c2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