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8
2011.01.18
「纽约,有八百万人口,有八百万个故事,有八百万种死法。」劳伦斯·布洛克这么说。

我所居住的城市大概有1150万人口。我在这个拥挤的城市里,逐渐死去。


考试的事情似乎告一段落了。时间不等人,我得干点儿别的。

感觉自己的英语听力和口语都快废了,AIESEC的海外实习或者其他海外工作项目也需要语言成绩,于是打算报个托福班。网上搜了一圈,本地没有托福雅思之类出国英语的培训班。竟·然·没·有。

这就是生活在三线小城市的痛苦。如果去别的城市报班,就需要一段比较长的假期。问题是,最近我能休班的时间段就只有春节假的8天。老罗英语培训的寒假住宿班免住宿费(才1480元!),但是我去不了。新东方去不了,环球雅思也去不了。

这是一件多么让人抓狂的事情啊。

作为一个重度拖延症患者,指望我认真刻苦地自学英语基本上不可能。我需要学习班的气氛。QQ上跟朋友Fern抱怨了半天,仍然毫无办法。

I hate这个城市。没有像样的图书馆和博物馆没有音乐会没有话剧歌剧舞剧没有夜生活。早该被淘汰的破旧柴油公交车还奔跑在大街小巷,一路突突突突留下能呛死人的尾气。街道上随处可见痰迹、猫狗粪便、果皮和包装纸。老死在这儿是我能想到的最悲惨的人生结局。




最近生活中的另一件大事是,我在玩由推友李纯洁 @mrxx 制作的『豆瓣靠谱恋爱平台』(http://kaopulove.com/)。

有时候我想,不写影评书评乐评大概就没办法在豆瓣上找到恋人。可是我每次想写点什么评,就觉得写了那些之后只能更加凸显我的2B程度。别人能看出的隐喻我看不出来,别人发掘出的深刻内涵我根本没意识到。我揪着头发撞着墙觉得自己大学白念了,上班白上了,这些年白活了,然后再次跌进自卑的深渊。

我该去注册个什么世纪佳缘或者珍爱网或者百合网然后上传照片等着别人检阅我这张饼脸好像一个十年没见到皇帝的妃子诚惶诚恐地等着陛下来翻牌子?

我该去match.com交点钱注册个会员然后绞尽脑汁写几段英语等待世界另一端飞来soul mate?

我该对豆瓣上看着顺眼的友邻多抛几个媚眼写几封缠绵悱恻的信再告个白直到对方把我拉黑?

啊,我想谈个恋爱。活到人生第二个本命年,大概说出这句话也不算丢脸。我还从来没谈过恋爱呢。


2011.1.9 - water tower

Jan 9, 2011 Water Tower




关于「捐献器官」。

引用一条我发的twitter消息:
今天签了遗体的器官捐赠协议。我是本市第二个签那协议的。以前从书上看到,戴安娜王妃车祸去世后她的器官救了7个人,从那时起就想死后捐器官了。——在我之前签协议捐器官的是一位83年出生的姑娘。很想结识她:)
通过 Dabr 2011-01-11 23:18:26

签遗体的器官捐赠协议只为证明自己还没有被这个社会吞没。我还没死,即使长大了也想成为「不一样的大人」。

一直有种奇怪的负罪感,觉得自己有意无意中伤害过很多人做过很多错事,捐款什么的只为赎罪。这是基督教所说的原罪思想么?自从看到「血浆种兰花」新闻后我就再也不想献血了(想了解详情的请google搜索)。就捐点别的吧。

捐器官这事儿好像同事要写我。虽然说着「做人要低调」,其实我也喜欢照片登报。等挂掉以后那些用不着的东西就送给别人吧,就像送出一本书或一件衣服,让它们给在别的地方派上点用场。

p.s.其实我应该算是本市第三个捐器官的。在市里还不能接收器官前,有一位08年当过奥运志愿者的女性曾经在省红十字会登记过。2010年秋天她在旅行时遭遇车祸,成了植物人……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说她处于「待捐状态」,听得我心中一凛。

如果在我前面登记捐器官的那个姑娘再出意外,这情节就可以写灵异小说拍恐怖电影了。希望所有登记器官捐献的人都能够平安地活上至少60年,然后再捐:)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120-9c39f46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