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1
2010.02.03
February 3, 2010 电影《浪潮》影评

豆瓣审核不通过,就贴这儿吧。


[twitter黑话]

影片开头,当那位教无政府主义的维兰德先生说出“莫洛托夫鸡尾酒的制作方法是化学课内容”时,我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是的,混中文twitter圈时间长了,就会发现那儿有一套“黑话”体系。比如熊猫,比如5月35日,比如帖子刚发完敲门声响了。

有次我同一位朋友在QQ上聊天,我说咱们这话题的尺度要是再大点,一会熊猫该出动了。她不解地问,熊猫是啥。

墙内微博又有另一套话语体系。比如YL是代表西亚某个说波斯语的国家,许ZY是去年《时尚先生》某一期的封面人物,而****就需要读者来做完形填空了。我们看着许多字母缩写和星号,心照不宣地微笑。

《浪潮》中所讨论的话题,是中文twitter圈长盛不衰的热点。大家评论、分析、解释、争吵、谩骂,一切的起源。

你们一定能猜到,当电影上说到“专/制产生的社会原因包括高失业率以及社会不公,高通货膨胀,政治信任破产”时,我会感到惊悚不寒而栗而原因。


[做个假设]

赖纳·文格尔先生,想教无政府主义却被强行分去教独/裁统治的政治老师,用一周时间做了个实验。起初他只是想让学生通过切身体验的方式意识到法西斯并非不会重生,可局面逐渐滑向失控。

我们都想不到事态发展的那么快,六天里一切都改变。


[Teenage]

课堂上,德国的高中生们觉得校服有存在的必要;在中国,稍有点逆反心理的学生们则想方设法对抗校服。在校服上画图,改制衣服,或者故意不好好穿。

我也曾是叛逆少年,穿着艳橙色外衣站在许多运动装校服中间。我觉得周围循规蹈矩的学生们如同田里栽种整齐的白菜,而自己是昏暗溪水中逆流而上的鱼。高中学校没有校服,取而代之的是进校门时要检查校徽。于是想要表现特立独行的人就把校徽别在帽檐上拉链上裤兜上,绝不肯老老实实地戴它在左胸。

想证明自己同别人不一样,想要向世界宣示自己的存在。片中的年轻人们在广场商店甚至市政府大楼喷涂“浪潮”标志,将贴纸贴在自己走过的每一个地方。奔跑,大笑,游戏般地狂欢。以对抗来彰显青春的意义,而对抗的对象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


[意志的胜利]

从前看《意志的胜利》,竟然面对屏幕看得热泪盈眶。一些文章写“电影学院的教授不敢在自己课堂上播放此片,担心学生看过后会变成纳粹支持者”。我倒没觉得那么严重。只是,丽芬斯塔尔通过影像传达出的震撼力,并没有随着时光流逝而减弱。

我看到的是人民对元首的热爱。他们确实全心全意相信,眼前这个身材不高的男人能带领国家走向光明。农民们向领袖献上收获的瓜果,孩子给他递上鲜花。路旁是自发聚集的群众,人们从高楼的各个窗口伸出手臂。大街小巷间卐字旗迎风飘扬。

真心相信某种信仰并为之不懈努力的那种激情,让人很是羡慕。

跟随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领导者,是不是就比自己在混沌中挣扎思考更简单。将信任与尊重交托给他,依附于团结的集体。纪律产生力量。而个人与集体相比,渺小得不值一提。


[浪潮]

从古至今,年轻人最易被蛊惑煽动。青春的激情加上思维单纯,像干燥的木柴点火即燃。对世界的了解尚浅,又以为自己足够成熟。

加入“浪潮”的学生越来越多。意见不同者人被群体所排斥,有人仍保持独立思考,更多的人附和。“浪潮”为学生们提供了一个理想。人人平等,互相帮助,彼此信任,为一个共同目标而奋斗。单调的人生不再无聊,平淡的日子也变得熠熠生辉。

反对“浪潮”的学生试图证实这场运动的荒谬,声音却湮没在喧哗里。


[集会]

影片结尾的演讲,台上一人慷慨激昂气势澎湃地训话,台下众人高呼口号。我迅速联想到文/革批斗和传销。身处群体之中,个人很容易被周围人的狂热情绪传染,如同浪潮将你挟裹而去。从纳粹德国到朝鲜建国60周年庆,正步走得一样整齐。

文格尔先生终于用自己的方式让学生们醒悟,独/裁统治并非历史遗迹。它不是已经灭绝的病毒只存在于资料文献中,它随时会死灰复燃,甚至在实行民主制度多年的国家也是如此。

一切从开始就错了,这错误无法改正。

理想破碎时的幻灭感最为惨痛。文格尔先生宣布“浪潮”结束后,热爱赞同“浪潮”运动、将“浪潮”当做自己全部生命价值的学生蒂姆开枪打伤同学后饮弹自尽。枪响过后,漫长的夏日走向终结。


[视觉暂留]

《浪潮》在拍摄人物对话时没有使用最普遍的正反打方式,而多用甩镜头。甩镜头所产生的效果是极快速度的节奏,可以造成突然的过渡,和人的视觉习惯也非常相似。对这样的镜头印象深刻。

在关掉播放器后仍能记得影片的画面,冷静微凉的色泽,构图带有一种肃穆凝重的美感,仿佛要探究人物的灵魂深处。又想起以前看摄影集《生命的肖像》还有荷索的短片。那些严谨的图像提炼了时间。也许只有德国人才能拍出那样的画面。


[所谓真相]

在二十来岁的年纪,我对世界仍有好奇和迷惘。想要了解事情的本来面目,才想方设法翻过长城高墙。目不暇接之后发现混乱的信息流涌入脑海,独立思考亦未必能得出正确答案。

如果有个足够强大优秀的人走在前方,难道自己不会被其吸引而跟随?即使在心里反复强调告诉自己不可偏信妄言,根植于性格中的软弱也仍然可能将我领向歧途。

假如举世皆醉,一个人能独自保持清醒多久?将历史当做刺青刻入皮肤,是不是就算铭记不忘。人性黑暗面那个阴冷潮湿的角落,一旦埋下种子就将生长出浸透毒汁的植物,藤蔓沿着神经攀援。

《浪潮》改编自真人真事。

——只这一句,便足够做昏聩中的清醒剂了。

(The End)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113-993b7fb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