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2010.09.11
《BLEACH》同人。原创主角,无CP。

完稿时间:2010年9月11日

很多人都试过用搜索引擎搜自己的名字,永濑仁平也不例外。

9月9日,空座町,晚7点50分。仁平在自己的书桌前坐下,打开电脑。

浏览器主页是Google。仁平看了看搜索栏,心血来潮地输入自己的名字。回车。

显示出的结果都是类似“空座第一高等学校入学名单”之类,果然搜到的是自己。也有重名的人,在遥远的九州。

仁平想了想,又输入自己常用的网名。

这次搜出的结果就多得多。排在第一位的是他在“灵界探险队”节目官方论坛的注册ID。他拨动鼠标滚轮随便扫了几眼,都是自己从前发过的帖子。翻页,第三页,第四页……没什么稀奇的。

他正要关闭网页,忽然看到一条:“昨天看到朽木同学抱着一堆红豆汤圆走在街上。她的笑容那么甜美,让我的心情也莫名其妙地明亮起来。”

朽木?朽木同学是谁?好像听过这名字。



点击那条链接,打开的窗口显示是篇blog日志。当仁平看到blog的作者栏时,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作者的名字是自己常用的网名,留的联络邮箱也是自己的邮箱。可是自己对这个blog毫无印象!

是谁这么无聊,冒用我的名字?这人什么目的?!

仁平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点击日志列表,他发现时间最早的一篇是5月20日。

比他注册“灵探”论坛的时间稍晚一些。



blog的友情链接栏空空荡荡,日志数量倒有几十篇。

“今天看到朽木同学站在自动售货机前,好像想要买什么却又一直犹豫着没有按下按钮,还小声嘀咕着‘这东西到底怎么用’。她以前是住在很偏远的地方吗,难道连自动售货机也没用过?”

“我走到自动售货机前面,投币买了一罐可乐。投币和按键几乎是用慢镜头动作来完成的,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演示。向前走了几步后我回头,朽木同学买了一包果汁。”

那些日记的主要内容,是关于一位名叫“朽木露琪亚”的女孩子。



他逐页浏览。连写作风格也很像自己。难道是“世上的另一个我”?这个不为人知的记录本,似乎掩藏着什么秘密。虽然看上去只是些普通的日常琐事……

仁平飞快地点开一篇又一篇日志,竟觉得越来越紧张。好像自己正站在悬崖边,向深不可测的谷底张望。



“灵异探险队节目到空座町来拍摄。这种事情我当然不能错过!在拍摄现场看到朽木同学,她今天也是跟黑崎一护在一起。”

“节目刚开始时她忽然跑到警戒线那边,拼命地想要进入拍摄场地。黑崎也在往里冲。不过他们很快就被警卫人员拦住。后来一个戴奇怪帽子穿木屐的男人走过去。不知道他耍了些什么手段,周围的警卫人员都栽倒了。他和另一个大个子壮汉带着朽木和黑崎离开了现场。”

“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很想出名吗?不过,还真是佩服他们的勇气。现场直播的节目,全国都会看到吧。哈。”

几乎每篇日志都和那个叫“朽木”的女生有关。她在上课时忽然跑出教室穿过操场,她站在学校天台倚着栏杆露出略微落寞的神情。路过校园看到她坐在树杈上望向远方。朽木今天穿的裙子很漂亮,朽木的手机挂件是一只可爱的小兔子。

“这个女孩仿佛来自异世界,带着与众不同的气息。”

“如果能够知道关于她的更多事情。”

有一篇里面写:“也许在朽木转学到空座一中之前,我就曾经见过她。”他在噩梦中被怪兽追逐,她忽然出现。梦里朽木身着黑衣手持长刀,眼神冷冽英姿飒爽。她干净利落地解决掉怪兽救了他一命,他想道谢,梦境却就此结束。



最后一篇发表的日志,7月14日。

“论坛举办有奖答题活动,我也参加了。第一名的奖品是唐·观音寺的珍藏限量版护身符。如果能赢到那个的话,就去送给朽木同学吧。”

“我想要告诉她——”

语焉不详的几句话。日记就在这里戛然而止。



仁平打开书桌抽屉。里面有个精致的小木盒,那是他参加[灵探]论坛有奖答题活动获得的奖品。他还记得当自己拿到头奖时,论坛里众人艳羡的跟帖。

难道那是自己的博客?……但是怎么可能……

他深呼吸几次,点击blog的登录页面,输入自己常用的密码。

登录成功。

他觉得全身血液冲向头顶,而手指却冰冷。简直像小说中的情节。是无意中跃迁到了平行宇宙,还是自己被什么人洗了脑?

怎么会。为什么会这样。记忆似乎出现巨大的断层,将过往与现实一刀切开。



后台界面有几条提醒,通知blog升级后增加的功能。没有访客留言,看来这儿本来就是个隐秘的日记本。

他打开草稿箱,里面只有一篇,时间显示是7月15日。

“今天又是平淡的一天。”

逻辑上这句后面应该是对一天日程的陈述,但接上的却是语气紧急的两句:

“刚看到朽木同学跑过楼下那条街。她跑得很快,简直像被人追着一样……我得去看看!”

日志并没有发出,它被blog的自动保存功能存进了草稿箱。

像在掩藏什么秘密一样,



手机屏幕一亮,是女朋友笑子发来的短信。“理科练习册第7页第4题你算的答丅案是多少?”

他和笑子是在灵探官方论坛认识的。笑子给论坛里人气很高的一个灵异故事连载画插图,自己也画四格和短篇漫画。他俩互相回过帖子,彼此认识但不算太熟。

7月下旬,某天仁平正百无聊赖地挂着MSN,忽然看到灵探论坛的MSN群里有人说论坛的小游戏版块开通了结婚功能。版主在群里喊“前50位试用结婚功能的每人赠10000论坛币”。

仁平敲了句“我想拿这个大红包啊可惜结婚得俩人我缺个搭档”。后面立刻有人跟上:“要不咱俩搭档吧,红包我也想要”。

这人就是笑子。

一拍即合,水到渠成,仁平和笑子就在虚拟世界里进了教堂领了红包。自然少不了一票网友开玩笑起哄贺喜,大家欢闹一阵尽兴而散。

他本来以为这不过是网络上过家家一样的娱乐。直到几天后跟笑子在MSN聊天时,她说起“明天要去焰火大会”。

他不假思索地回:“真巧,我们这儿明天也有焰火大会”。

屏幕那端发来一个惊讶的表情:“该不会是同一个地方吧。我家在空座町,东京的鸣木市。你呢?”

仁平愣了愣,写:“——这也太巧了吧?!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我也住空座町。”



隔天仁平就见到笑子。长头发的女生微笑着向他打招呼。在她身后,夕阳正缓慢地敛去最后一抹辉光。

共同话题自然不少,谈起论坛和最新的[灵探]节目两人都滔滔不绝。说“一见如故”好像不太恰当,因为本来就是相识许久的网友。网络落进现实,奇妙到难以言说。

第一枚焰火升上天空,流光溢彩,绚烂夺目。笑子跟他告别,说要回去和家人一起。

盛开着火树银花的夜幕和眼前女生花朵般的面容。他怔忡了一下。很久或不久以前他曾幻想过和谁一起看焰火。……是谁呢?



暑假结束前的见面,他和笑子坐在河边草地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笑子望着远处潺潺流动的河水,漫不经心地提议:“要不然我们现实中也交往试试看吧?”

他的第一反应是“算了”。然而迅速想了几秒,似乎并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笑子成绩优秀性格温柔长相也可爱。无论哪一点都符合“理想女朋友”的标准。

“……好啊。”他说。



仁平退出那个blog,关上了电脑。

网页能够点击关闭,满脑子的杂念却无法删除。焦虑和怅然混合成不可名状的思绪。匪夷所思的情节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经历过的一切落进时间虫洞销声匿迹,自己又毫无办法。

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直到天亮才迷糊睡去。没过多久,闹钟就响了。



困虽困,课总还得去上的。他死撑着去了学校。撑了半节课终于倒在课桌上,一气睡到课间休息。

仁平被下课铃惊醒,抬起头正对上老师不满的目光。觉得有些惭愧,便下楼去买灌装咖啡。走出教学楼没多远他就彻底醒了。直觉告诉他有什么正在靠近。一个小小的身影,由远而近逐渐清晰。

身材娇小的少女跑过身边。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震荡如鼓。

朽……朽木……朽木露琪亚。

被封印的记忆如同海啸,万丈波涛席卷而来。

那一刻仁平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即将发生巨变。如同站在山谷中直面雪崩,知道自己即将被吞噬掩埋,无处可逃,只能注视前方等待命运降落。



最后一块缺失的拼图终于被填补。时光倒回,仁平想起那一晚发生的事。

当时他在窗前,看到朽木飞快地跑过街道。

他随即奔出房门。朽木脚步匆忙如同逃难,他怎能坐视不管。

有谁在追她吗,会不会是犯罪团伙。手机紧攥在左手里,快捷拨号已经设定为911。电光石火一闪念,从前看过的恐怖片情节全部涌入脑海。但他不觉得害怕。右手则按住了裤兜里的弹簧刀。

追出五十米他就意识到身后有人。

他猛地转身,电线杆上两个身影如同鬼魅。竟然能站到那种地方,他们——不是人类?

“你……你们……是什么人?” 仁平想问他们是不是在追朽木同学,说出口的却是这句。

“你能看到我们?”红发男子语气有些惊奇。

“恋次,用记换神机。”戴白围巾的男子说。

记忆中最后的画面是红发男子拿出什么东西在他眼前一晃。然后他闭上眼睛,跌入漫长深邃的黑暗甬道。

再醒来他便不记得。朽木同学从来不存在,她来自虚空又回归虚空。



直到下午他才发现笑子没去上课。发短信不回,打手机关机。

心里某处好像被揪住了。9月3日刚发生的莫名死亡事丅件还没查清原因,笑子又失去联系。仁平甩甩头,阻止自己向更糟糕的方向想下去。

这一天过的浑浑噩噩。冲击太过巨大,头脑纷乱,老师讲什么完全听不进去。好不容易熬到放学回家。他一进房间就打开电脑,打算把自己的困境发到[灵探]论坛,问问网友们的意见。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笑子的短信。“昨天晚上看到有幽灵,我很害怕……”

还没来得及回复,又一条:“我在空座综合病院6楼7病室,我妈去给我买点心了,现在就我一个人。”

他想了想,从抽屉中取出唐·观音寺的珍藏限量版护身符,跑了出去。



空座综合病院6楼。窗子向西,残阳如血。傍晚的夕光笼罩房间,竟有种肃然杀气。笑子缩在病床一角,身形单薄得像片影子。

她语气急促地陈述昨晚所见一切。她去楼顶看星星,金发男子从天空中出现,位置刚好在她站的楼顶上空。那时她还挺激动,传说中的灵异事丅件终于被自己遇见一次真是相当难得。这样想着她就向金发男子挥手说“你好”,金发男子也看了看她。她记得他面带微笑。

然后就是激战死斗。骨头组成的巨蛇划破天幕,她被突如其来的压迫感震得趴在水泥地面上,几乎失去知觉。等到稍微清醒过来,就看到金发男子笔直地坠向地面,血液染湿了白衣服。她想去救助却在街道上昏倒,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

“听我爸妈说,我初中同学浅野启悟当时刚好路过。是他送我到医院,又打电话通知他们的。”她的表情仍是惊魂未定,“医生说因为是梅尼埃氏综合症……一种晕眩的病……我才会忽然晕倒。他们说要休息,不能看书看电视,也不能看电脑屏幕。”

她顿了顿:“可是他们不知道,其实根本不是那样……”

仁平注视着面前的女孩子。她尽力坚持着,试图准确陈述昨晚发生的事情而不是放声痛哭。他觉得空寂无人的病房变成了一台潜水艇,正载着他俩沉向深海。

他看过她发的帖子读过她写的日志,他了解她,知道此刻该做什么。

他把唐·观音寺限量版护身符放在笑子手心里。“本来想过几天再送给你的,现在就提前拿出来吧。——这个,一定能保护你。”

仁平握住笑子的手,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106-5a863bc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