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2009.12.09
(My lips are sealed.)
以前上高一的时候,语文老师是个特别帅的帅哥。每次上课我都喜欢看着他。当时就想,哎呀他怎么那么帅,真是全年级老师里面的“级草”。(我心目中的“级花”是地理老师,三十多岁了看起来只像二十几。地理老师有个上小学四五年级的儿子,不过儿子长得完全不像她,矮个子胖墩墩的。)

然后语文老师的气质就是那种,很像五四时期青年的。每次我都想如果他穿个长衫戴上围巾再夹着几本书走在校园里,那就真正是二三十年代的气质。

他姓唐,我每次叫完“唐老师”都会联想到“唐老鸭”。平时跟朋友说起或者写到日记里的时候也是叫“唐老鸭”。

出现过这种状况:“唐老——”努力咽回去一个“鸭”字,真惊险刚才差点叫出来了——“唐老师”。笑。

因为很喜欢那个语文老师,高一期末时的语文成绩考了138分(满分150)。年级最高分。同时数学也考了全班倒数第一 OTL

地理会考时没作弊自己考到A。

……所以说我喜欢学哪门课根本就是看老师不看课程啊(囧)


学《鸿门宴》的时候,班里分组做了类似小话剧的角色扮演。我演项庄,另一女生演项伯,俩人舞剑。演项羽和刘邦的男生头上戴着买生日蛋糕送的纸“王冠”。大家都傻呵呵地闹腾。

后来演项伯的女生考上武汉大学。她是个各方面都非常强的姑娘。也是在我高中与世隔绝的孤岛人生里,仅有的几个不歧视我的人。

高二分班进了文科班,换了语文老师。新换的那位,呃,大男子主义。总之我是和他不合拍。语文课我就不听,考试时还交过作文白卷,作文部分直接空着懒得写。

语文成绩就没以前那么好了。


分班以后,先前我很喜欢的那个语文老师做了理科班的班主任。我的好朋友Fern的班主任。

不知为何他变成了Fern同学长久的梦魇。念大学、离开高中之后,还反复出现在她的噩梦中。可能是因为当班主任时比较严厉的缘故。




在最饿的时候接到电话,订的外卖送到了宿管门口。飞奔着跑出去拿。在跑向宿管站的短暂时间里,觉得非常幸福,好像世界上一切烦恼都变成了不值一提的小事。

另一件会让我感觉到“幸福”的事情是,在学校后门的小吃摊买了小吃,一路吃着走回宿舍。那一路会觉得“幸福”和“满足”。仿佛这样虚无缥缈的词汇可以借由食物来传达确切的含义。

(所以我这样的人减肥成功的难度很大啊OTZ……)




《奥义书》里说天地万物都有两种形态:一种存在于目前的世界,一种存在于另一个世界。还有第三种形态——介于二者之间,是睡觉的状态。睡觉的人,也就是处于中介状态的人,有能力同时察觉处于“目前”和“另一处”这两种状态的事务。梦被作为神谕,恺撒的继承人奥古斯都都曾颁布法令说,任何公民只要梦到和共和国有关的任何事情都必须在集市上向他报告。我的梦到底在向我讲述什么?

探求梦境,也许是在探求时间的背面,或者是空间的另一面?

——廖一梅《悲观主义的花朵》




小学四年级的暑假,因为扁桃体长时间发炎无法痊愈,每天去我爸工作的医院挂吊瓶。

与我爸同科的一位阿姨待我特别好。我和她聊《红与黑》(其实我当时并没有看完原著,只是在某本关于文化名人趣闻轶事的书上看过《红与黑》的简介),她借我梁实秋的《雅舍小品》,带我出去吃冰淇淋。长时间聊天。

我心里感激到惶恐。觉得自己没什么优点,不值得阿姨总关心我。一次又一次问那位阿姨,“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后来我妈回家后训我,你别总问人家为什么对你好,问得好像在怀疑人家跟你爸有什么不正当关系一样。

那时心里的自卑感已经开始产生了吧。

仿佛对我好是不应该的,冷漠和对立才是生活常态。


室友们前几天都在写简历,为28日的招聘会做准备。大家一边写着自我介绍一边征求别人意见。

室友小朱和郑小猴对我的评价竟然是“很羡慕你,心态很平和,开朗,勤奋”。

朋友Fern在发来的短信里说,“你说话很有条理,无多余信息,还很有文采”。

另一位twitter上认识的朋友清隐子说,“你文笔那么好”。

再往前一点时间,补修课时刚认识的老师对我的印象:聪明,心态好,有一定心理承受能力。

——那些,都是假象吧。

不是真正的我。


过去这么久,多年前的心态似乎并没有大改。

跟朋友交往相处,心里总在默默感恩。“谢谢你没有讨厌我”,“谢谢你没有丢下这样的我”。

由根深蒂固的自卑感和自我厌恶衍生出的怀疑——我明明是这么糟糕的人,你为什么没有讨厌我?连我自己都在痛恨着自己。

拼命想证明自己不是垃圾,却又不知该怎么做。


和瑞浠熟悉起来是在上个学期。上类型电影课时,她过来坐在我旁边。最初的印象是,黑暗中她头发的香味。

自己平时总是独来独往,很少主动接近什么人。在大学里的几个好友,几乎都是主动来靠着我坐,这样才熟悉起来。

而我一旦跟某人熟悉了,就会变得非常粘人。内心会非常依赖朋友。

可能也是为了避免自己丧失独立性,才会在潜意识中与人保持距离?




今天(12月7日)室友小朱拿了奖学金请熟人唱KTV,于是唱歌过程中认识了小朱的同班同学,男生老时。之前就听小朱、郑小猴她们说老时可能会和我聊得来,今天发现果然聊得来。一下午我就一直嚎情歌+和老时同学聊天,很high *^_^*

(被老时夸了一通“不是学音乐的唱歌还这么好听”“懂得东西多知识面广”之类的,我顿时就飞上天了。糟糕,我就是不经夸哎OTZ)

豆瓣有个小组叫“我们什么都知道……一点点”。嗯,我是个“知道分子”。笑。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101-12295b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