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2009.11.11
那个冬天我顾不上替自己难过,如果什么能让他快乐起来,我什么都愿意做。问题就是,我什么也做不了。
——廖一梅《悲观主义的花朵》

雨后的夜晚很冷,黑暗的、缺乏光源的道路。

我一边走路一边和他说话,关于生活的琐事。说话的时候我眼睛不看他,目视前方。


和他分别时,他说“那,回见”。又说“路上小心”。

我说“嗯,好的”,转身就走。

回见。我真喜欢这个词。“回见”意味着很快就能再次见面。不是会相隔很久的分别。

路上小心。虽然下了雨路有点滑,可也完全没什么危险吧。

在转过身的一瞬间我就开始鼻子发酸。


不,不,那怎么能说是“该死的温柔”呢?我需要那样的温柔,哪怕是幻觉。小学时被男生使坏伸脚绊倒,我抄起个笤帚一路追打,但摔伤的手腕也疼了很久。不想告诉父母。初中时对坐在我前排的男生有好感,怕别人发现就故意和他吵架,结果吵来吵去那男生真的讨厌我了。被喜欢的人指着鼻子骂成猪的感觉相当糟糕。到高中,我是“群体中被讨厌和隔绝的个体”。班里男生侮辱另一男生的方式是互相对骂“你是XXX男朋友”“你才和XXX最配”。XXX是我的名字。

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与男性处于对立的位置。


以前听说过的,吸食大麻后的感觉。“好像眼前打开了很多扇窗。”

《Fear and Loathing in Las Vegas》的片头字幕写,“他,那个制造了自身的野兽的人,摆脱了做人的痛苦。”

可是我今天看到《悲观主义的花朵》里这段话:“这世界上有很多窗,有人打开这一扇,有人打开那一扇;无论打开哪一扇,你都将走入同样的虚空。”

……我宁愿走入虚空的是我自己啊。

不要是他。


希望“别死在我之前”的人,又多了一个。

希望你过得开心。希望你得到幸福。

希望你可以和你爱也爱你的人生活在一起。

不要生病,要健健康康的……不要死。

就算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阴暗,冷漠,疏离,绝望,也一定还有更多可以和它们对抗的东西。你一定比我更清楚。

你比我聪明,比我懂得的东西多,比我整洁,比我有品。你一定比我更清楚。


我有非常非常多的话想说。然而在说出来之前,自己就已经被情绪的洪流吞没了。

我不能说我心烦意乱,连听New Age音乐都要发疯。照这么下去,他还好好的,我先把自己给折腾死了。


我们一生中总要遭遇到离开心爱人的痛苦,那可能是分手,也可能是死亡,对此即使我们早有准备也无力承当。人类唯一应该接受的教育就是如何面对这种痛苦,但是从来没有人教给过我,我们都是独个儿默默承受,默默摸索,默默绝望。

——廖一梅《悲观主义的花朵》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100-9ed23ba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