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5
2008.10.07
October 07, 2008 影视叙事学课 作业

《海上钢琴师The Legend of 1900》评论

影片的结尾,小号手询问乐器店老板:“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他面对的是一生中从未离开过弗吉尼亚号,在船上出生、成长、遭遇爱情、经历战争,至死也不肯下船的挚友。

从我脑海中自然而然浮现出的想法是:“打昏他,拖也要拖下船去。”

啊没错,我就是个这么暴力的家伙。活着,一切总还有出现转机的可能;死了可就没有未来了。



[America]

08年1月底,我和通过迪士尼留学项目面试的17位同学一起,去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签证。冬季的上海刚下过雪,空气里浸着些微凉意。经过领事馆外漫长的等待和面对签证官时忐忑不安的回答,终于得到“全体通过”的通知。长出一口气之后,一群学生嬉笑着挤进下楼的电梯。

印象中领事馆的电梯很宽敞,但在装下十几个人后仍是拥塞不堪。大家几乎紧贴在一起动弹不得。谈话还在继续,诉说着刚才的紧张,抱怨签证官问话又变态又不近人情。

电梯飞快下降,不知是谁忽然高叫一声“America”!然后整电梯的人一同欢呼大喊。快乐的情绪仿佛要冲破电梯。

那时我想起《海上钢琴师》中的镜头。移民们对未知国度繁华都市的憧憬。新世界近在眼前。

对未来的期待营造出无端的希望。即使这希望也许会落空。



[礼物]

钢琴师将录有自己乐曲的唱片仔细包好,想要把它送给萍水相逢的女孩。一份小小的音乐礼物。

后来没有送出的唱片,被折碎扔进垃圾桶。寂寥夜色中的一个吻,伴随着船舱里稀薄的光线,变成最初和最后的秘密。

也是在美国的时候。我遇到一个人。有几次认认真真地从网上查了菜谱再到超市买齐材料,做了菜想送给他。又因为种种原因,终于没有送出去。

带回家的菜自己不高兴吃,于是拿去给朋友。“我做的饺子好吃吗”或“我减肥,牛肉丸子汤给你吃了吧”。失落情绪埋在平淡的对话后面。

要怎么说呢,只不过是“没送出去”。

要怎么说呢。其实只不过是目送某个人离开的背影,想要追上去却一步也迈不出。

简单无趣到不值一提。



[音乐]

换个话题吧。

钢琴师1900说,他在战争中为伤员们演奏,让音乐陪伴他们走上通往天国的路途。音乐能减轻人们对于死亡的恐惧。

又要扯到“回忆”了。我的回忆似乎总是层出不穷源源不绝。观看电影是观众的再创造。的确如此。

16岁的春天和母亲去看爬山看桃花。躺在青草地上望向湛蓝天空。云朵悬停于天幕之上。阳光暖煦,而泥土的冰冷气息丝丝缕缕地渗进脊背。耳朵里塞着MP3耳机,乐曲静静地响。

那时候莫名其妙地认为,死后被埋进坟墓,感觉大概与此类似。

但愿临终前有音乐陪伴,让我不必死于焦虑,能够平静而有尊严地离开。



[场景]

印象最深的场景是1900与小号手的初次相逢。1900经过滑动的什物走过倾斜的长廊,船舱在风暴中剧烈摇晃而他如履平地,从容淡定风度翩翩。大厅中一架钢琴载着两位乘客前行,如同华丽的圆舞。音乐行云流水,1900则是操纵音符的魔法师。

宁愿一切美好停留于此刻。成为封存在记忆中的标本,永远栩栩如生。不必看之后的惨淡离别。



[选择]

有那么多选择等待我们做出。留在船上是一种生活,登上陆地是另一种。选择了一边就要放弃另一边。

钢琴师1900对无边无际的世界感到惶惑,我却厌倦一成不变的日子。转系,出国,返回。走路,遇见一些人,相识又分开。似乎只有不断更迭的环境才不会让我兴味索然,在变化多端的生活中才能确认自身的存在感。

投身无尽而归于虚空。



言止于此。想说的还有很多,然而网络上评论文章更多,该说的都已被别人说尽。

电影中,弗吉尼亚号在爆炸的一声巨响后粉身碎骨,轰轰烈烈的结局。然而那并不是终点。最后一个镜头是小号手沿街慢慢远去,背影融进纷扰的世间。

日子仍将继续,传奇属于他人。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uishrune.blog124.fc2blog.us/tb.php/1-89ad68c6